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73章 要被潜了
    “霄墨,你现在认清楚了吧,乔诗雨就是一个贱人,你……”方兰依坐上车,就自顾自的一堆话,“霄墨,她都跟别的男人了,你怎么还要她住在你家里,赶紧叫她滚,破烂货,恶心……”

     “闭嘴!”凌霄墨脸色猛地一沉,声音压抑的道,乔诗雨的好与坏,都只跟他一个人有关。

     方兰依猛地一愣,还想说点什么,但一看到凌霄墨那森冷眸光,到了嘴边的话也只能生生的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 “下车!”凌霄墨在一个靠边停下了车,冷冷跑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 方兰依一头雾水,满脸的疑惑,唇角微微颤动了一下,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下车!”凌霄墨不耐烦的重复了一遍,紧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颤动,心里恼火到了极限,满心都是乔诗雨的那张不冷不热的脸,越想越气,越气就越想,人就是这么贱,就爱折磨自己。

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方兰依不敢多说什么,犹豫了一会下了车,不等她反应过来,凌霄墨便疾驰而去,留她一个人在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 凌霄墨……方兰依彻底蒙圈了,她堂堂一个千金大小姐,哪里受到过这待遇,乔诗雨,都是因为乔诗雨那个贱人,让她平白受了多少委屈。

     方兰依紧咬着后槽牙,恨不得现在就给乔诗雨点颜色看看,她强压着怒火从包里拿出手机,按了一个号码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 电话很快便接通了,就好象那边人专门等着她电话似的,“方大小姐,您怎么想起来跟我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邪恶的男声,方兰依紧紧地皱眉,强压着心头的不耐,压低声音道,“卓少,你上次说的话还算数吗?”

     “上次?”卓少风故作不懂,隔了好一会才沉声笑了起来,“怎么?方大小姐,您想清楚了,不嫌方某身份低微,配不上您,够不上跟您合作。”

     方兰依嘴角扬起一丝轻蔑的笑,冷哼了一声,“怎么会,您说吧,要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 她话音未落,电话那头就传来得逞的笑,阴森而得意,怎么做?当然是好好的做,定要叫他们终生难忘。

     乔诗雨抵着门,仔细的听了好一会,见凌霄墨他们没有上来,她不禁松了一口气,凌霄墨跟方兰依?

     她坏心眼的笑,只觉得凌霄墨头上绿绿的,他也不怕变成绿巨人,笑过便是说不出的落寞。

     再怎么样,方兰依跟凌霄墨也算是郎才女貌,又门当户对,怎么也比她乔诗雨好多了,外人是怎样讨论他们的她不是不知道,什么抱大腿?被包养啊?关于她怎么跟了凌霄墨的传言,多了去了。

     她挤出一丝笑,无奈的耸了耸肩,心里酸酸的,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小心翼翼的把木盒从包里拿出来,环顾四周,眉头紧锁,犹豫好一会,终于把木盒放进衣柜深处。

     刚洗好澡从浴室里出来,就听到手机响,看到是梁恩哲她竟有些犹豫,还有点做贼心虚,他们明明是清白的不是么?

     乔诗雨稳了稳心神,接听的电话,“小雨,你……”梁恩哲的声音很好听,让人心里觉得踏实,安稳,这就是乔诗雨一直想要的。

     “我准备要睡了,你也早点睡吧,晚安。”说着,乔诗雨平淡的说了几句,声音婉转低沉,说不出的苦涩。

     说着她就要挂上电话,“等等……”梁恩哲急着制止,嗯?乔诗雨等着他继续说下去,有些话他当面问不出口,更不想看到乔诗雨因为他的问题尴尬为为难的模样,“小雨,你白天说的不是真的,对吧?”

     “是真的。”乔诗雨微微一笑,脸色淡然从容至极,“我养母还有一个女儿,她出国留学需要钱,正好……”乔诗雨话只说了一半,但已经很清楚了。

     “不是这个。”梁恩哲声音沉了一沉,乔诗雨想像得到,他此刻脸色有多难看。

     不是?

     “我真的回来晚了吗?”梁恩哲终于问出口,他从小便出奇的稳重,比一般的小孩都要早熟,如今长大只是越发沉稳。

     嗯?乔诗雨猛地一怔,她没想到他问的是这个。

     “你爱他吗?”梁恩哲不等乔诗雨回答,紧接着抛出第二个问题,“告诉我,你爱他吗?爱那个男人吗?”

     爱……

     乔诗雨身子忽的一颤,只觉得心尖上倏忽一疼,思绪犹如潮涌,她的心顿时溃不成军,眼前浮现凌霄墨那张俊逸魅惑的脸,爱……她爱他吗?

     如果不是爱,一切都好办。

     “回答我,小雨。”梁恩哲追问,语气越发沉着冷静,却有种说不出的紧张,他在等待着乔诗雨的回答。

     乔诗雨沉默,一再的沉默,她的沉默已经是最好的回答。

     “乔总监?乔总监?”夏丽跟着叫了她好几声,乔诗雨才猛然醒过神来,抬起眸子睨了夏丽一眼。

     “乔总监,您没事吧,怎么魂不守舍的。”夏丽甜甜的笑,有些腻,也有些假,乔诗雨顾不上这些。

     她缓缓地抬起手按了按眉心,紧皱着眉头,摇了摇头,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 “乔总监,您喝点茶,你跟远山地产的张经理约了一点,您别忘了。”夏丽微弯着身子把茶放到乔诗雨面前,讨好的冲她笑笑,“乔总监,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点头,夏丽刚一转身,乔诗雨唇角微微一颤,“夏丽,你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 “嗯?”夏丽忙不迭的转过身,疑惑的望着乔诗雨,“乔总监,您有什么事?”夏丽微弯着身子,恭敬而谦卑,全然没了从前的嚣张跋扈,一个总监助理就把她给收服的妥妥帖帖,乔诗雨心中不禁啧啧。

 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”乔诗雨低着眸子盯着面前的文件,“方兰依她……今天有没有来?”

     “方小姐?”夏丽不禁疑惑,脸上露出一抹似是而非的笑,看着乔诗雨的眼神也越来越深邃。

     昨晚凌霄墨跟方兰依一起离开,那他们有没有……乔诗雨脑袋里尽是这些乱糟糟的想法,她忍不住晃了晃脑袋,想要将这些想法抛出去,但却是一点用都没有,她还是忍不住要去想。

     凌霄墨要是睡了方兰依,她一定……一定……再也不睡他了。

     “没有,方小姐还没有到,她一般都是中午才到的。”夏丽识趣的很,微微一笑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 中午?他们得做多久……乔诗雨只觉得满心烦躁,说她是妖精,凌霄墨又何尝不是一个害人精,折磨人的很。

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乔诗雨紧抿着唇,俏丽的小脸有些涨红,她摸了摸额头,有点烫,“你出去吧。”乔诗雨淡淡道。

     夏丽微抿着唇,似笑非笑,能嫁给凌霄墨是她乔诗雨运气好,她这么卑躬屈膝的还不是为了郭振明,否则谁愿意给她乔诗雨端茶递水。

     乔诗雨见夏丽离开,这才从包里拿出退烧药,就着夏丽倒的水吃了下去。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退烧药,还是昨晚没睡好,她只觉得困得很,心里却又燥得慌,身子开始发热,堵得慌。

     她抬眸望了一眼时间,准备了一下去见远山集团的张经理,这位张经理是出了名的老色胚,跟凌昊霆有的一拼。

     刚出了办公室,迎面就看到方兰依朝她走来,各种招摇,看着就觉得让人扎眼,她仔细瞧了她一眼,换了衣服……她不会直接从宾馆出来的。

     “哟,乔总监,您这是要出门?”方兰依得意地笑,眼底深处掩着几丝不怀好意,乔诗雨皱眉。

     “去哪里?”见乔诗雨没有搭理她,方兰依干脆挡在乔诗雨面前,也不管人家烦不烦她,谁叫人家是千金大小姐,据说是还是个海龟。

     “我们要去见远山地产的张经理。”夏丽抢先道,脸上是掩不住的光彩。暗地里却用余光扫了一眼乔诗雨,见她脸上没什么光彩,貌似郁闷的很,她心里不禁得意,一会见了张经理正是她表现的好时候,到时候定能让郭振明对她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 “好啊,我去。”方兰依径自上前立在乔诗雨面前,“我陪乔总监去,正好跟乔总监好好学习学习。”

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夏丽蓦地慌了,她这么巴结乔诗雨不过就是为了讨的郭振明的欢心,因为上次的事情,郭振明到现在也不搭理她,差点炒了她鱿鱼。

     “怎么?你有意见?”方兰依瞥了一眼夏丽,两人虽然过去也算是盟友,但这方兰依根本就打心眼里瞧不起夏丽。

     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远的利益,利益才是长久。

     “方小姐,我是乔总监的助理。”夏丽忍着心中的怒火,恨得不行却又不能拿方兰依怎么样。

 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”方兰依冷哼了一声,连正眼都不瞧她一眼,夏丽也是心高气傲惯了的,但也只能忍了。

     “一起去吧。”乔诗雨勉强的笑笑,唇角似有若无的勾着,“我也是时候好好教教你们。”乔诗雨抬眸睨了方兰依一眼。

     “张总,您好坏啊!”

     “就是,张总,您手往人家哪里摸呢,把人家摸得痒痒的,难耐得很!”

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你们两个小狐狸精,会说话,我喜欢!”

     “张总……不要嘛!”

     离包厢还有一段距离,就各种放荡话飘进她们耳朵里,乔诗雨要不是早饭没怎么吃,这会非得吐出来不可。

     夏丽紧跟在乔诗雨身后,方兰依爱搭不理,不紧不慢的走在最后,斜着眉眼瞧着乔诗雨,哼,一会有你好受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