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03章 一点教训
    不知道为何,乔诗雨对这个医生有种莫名的熟悉感,当他越走越近,乔诗雨的心也不由得悬起来。

     “老太爷,岳医生到了。”连医生笑望着凌震,凌震连连点头,看上去似乎很开心。

     “凌爷爷好。”那人一开口,乔诗雨蓦地一怔,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望着他把口罩摘下来,“凌少奶奶好。”

     梁恩哲?

     怎么会是他?

     梁恩哲冲着乔诗雨温和一笑,她看得出他笑的有多勉强,乔诗雨好容易缓过神来,“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 凌震瞧了瞧有些惊讶的乔诗雨,笑了笑,“你们上次匆匆见过一面,没怎么说上话,以后你们可要好好相处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机械的点点头,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,凌震神乎了一口气,悠悠道,“诗雨,这是你岳叔叔家的孩子,岳恩哲,以后啊无论是岳家还是凌家就要靠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似懂非懂,只能是点头,几个人寒暄了一阵,她知道梁恩哲被岳峰收养的事情,上次在墓地她就知道了,只是……“最近好吗?”两人坐在医院的茶楼里,面对面坐了好一会,梁恩哲才主动打破了沉默的气氛。

     “嗯,还好。不过,你……怎么回事?”乔诗雨心里不由得有些担心,万一叫凌霄墨见到梁恩哲……她摇摇头,不让自己想下去。

     梁恩哲悠悠一笑,缓缓地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口,才沉声说道,“叫我去凌家做凌老先生的私人医生是凌老先生和我养父的意思,事前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梁恩哲说的很慢,但很诚恳,乔诗雨大概明白了几分,又想着凌震那颇有深意的话,若有所思的点头。

     “凌老先生的病没什么大碍,依我看让我进凌家也许是有其他的目的,我已经听连医生说了最近凌夫人身体很不好……”梁恩哲话虽然只说了一半可已经说的很清楚,梁恩哲是用来制约郑淑娴的。

     说了一会话两人又陷入沉默,两人之间好像有一条鸿沟,谁也跨不过,梁恩哲犹豫了一会,“诗雨,你……知不知道凌家二十多年前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乔诗雨还在思索他说的话,被他忽的这么一问,禁不住发蒙,“二十多年前?什么意思?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梁恩哲瞧着乔诗雨一脸焦急的模样,又可爱又惹人心疼,蓦地一笑,“我就问了你一个问题,你不回答不说,倒连着问了我三个问题,你这也太占便宜了吧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回过神来自己也忍不住笑了,经过这么一出,两人之间的尴尬消失了不少,“二十多年前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 她嘴里嘟囔着梁恩哲问题,仔细想着二十多年前发生了什么事,没等她想起来呢,手机就响了,“少奶奶,请您跟岳医生到病房来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小心脏咯噔一下,怎么了?爷爷怎么了?

     “少奶奶不必担心,老太爷一切安好,是夫人来了。”安管家的声音一如从前一样的温和恭敬。

     听到凌震没事,乔诗雨总算是舒了一口气,梁恩哲见她脸上表情变幻莫测,也跟着担心起来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“走吧,你的病人来了。”乔诗雨无可奈何的耸耸肩,想着郑淑娴那难搞的样子,她不禁有点后怕。

     凌震住进医院这么久,郑淑娴都以身体不适为由没有来医院探望,其实多半是做贼心虚,怎么这时候过来了?

     等到她见到郑淑娴的时候,她就明白了,郑淑娴怎么突然有勇气过来,原来是跟她的小伙伴方兰依一起过来的,见到方兰依梁恩哲就把口罩给带上了,方兰依见过他,他不想给乔诗雨找麻烦。

     他们进门的时候方兰依正在跟凌震说话,一口一个爷爷,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,凌震显然是有些不自在,瞧见乔诗雨进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“诗雨!恩哲你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赶紧上前,郑淑娴一脸假笑的立在一旁,斜眼瞧着乔诗雨,“诗雨啊,兰依这孩子孝顺的很,听说爷爷病了就要过来看看,你不会介意吧?” “是不是我来探望爷爷,你不高兴?”方兰依将乔诗雨堵在洗手间,那叫一个骄横,看的乔诗雨直皱眉,她上个厕所而已,这方兰依也要跟进来。

     乔诗雨不以为然的瞧了她一眼,侧过身子准备出去,方兰依一下子挡在她面前,“不高兴我抢你风头?”

     乔诗雨有些不耐烦,冷冷淡淡的来了一句,“方小姐,我还有事,您说完了没有?”话音未落,乔诗雨猛地推开方兰依。

     方兰依没想到她动手,脚下不稳,踉跄了几步扶住墙站住,恶狠狠的瞪了乔诗雨一眼,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 “地滑,方小姐可要小心。”乔诗雨睨了一眼被她推到一边的方兰依,头也不回的出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 方兰依扶着墙,低声咒骂了一句,忙不迭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“乔诗雨,我告诉你,你得意不了多久的,娴姨会帮我,她会帮我!”方兰依紧赶了几步追上乔诗雨,嘴角扬着得意的笑。

     郑淑娴?

     乔诗雨微微颦眉,脚步稍稍有些沉重,郑淑娴又在打什么主意?

     方兰依见乔诗雨不说话以为她怕了,自然多了几分不依不饶,冲上去抓住乔诗雨的胳膊,用力一扯,乔诗雨不由得一怔,定下脚步凝眸望着方兰依。

     “方小姐,您有什么事?”乔诗雨淡淡的勾起唇角,望着方兰依的目光幽邃深沉,没有起伏。

     方兰依冷笑,斜着眼神瞧着乔诗雨,那叫一个得意,看的旁人都忍不住想给这个千金大小姐一巴掌,还海归呢,海龟吧。

 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方兰依反问,气焰嚣张的很,全然不把乔诗雨放在眼里,“我告诉你乔诗雨,我要你滚出凌家,我要你滚!”

     方兰依咬牙切齿,乔诗雨抬起眸子盯着方兰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,还有什么事吗?有什么事您一次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淡漠冷清的模样叫方兰依窝火的很,自己恶狠狠地踩了乔诗雨一脚,乔诗雨没事人似的,她自己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方兰依被乔诗雨憋到内伤,论耍嘴皮子的功夫,乔诗雨随便几招也够她方兰依吃上一壶的,“哼,都这时候还装大家闺秀,也不嫌恶心。”

     方兰依心里着急,走上人身攻击的这条不归路。

     乔诗雨脸色忽的一沉,冷眼扫过去,方兰依隐隐的觉得脊背发凉,她冷着脸没有说话离开,方兰依得逞的笑,“没爹没妈,没教养的东西,下贱玩意,就知道抢别人东西,娴姨说得对,你跟那女人一样,你们这些女人都该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啊!”方兰依正说的嚣张呢,忽的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心下一沉猛地回头,被眼前的情况吓了一跳,不禁愣住了,舌头也有些打结,沉声道了一句,“费小姐?”

     费莎莎此时正死死地抓住方兰依的头发,将方兰依往洗手间的方向拽,方兰依一个劲痛呼尖叫,挥着手要打费莎莎,费莎莎狠劲抽了她方兰依两巴掌,随手从包里掏出一个东西就往方兰依嘴里塞。

     费莎莎这才睨了乔诗雨一眼,目光凌厉森冷,不含半点温度,存心要冻死人似的,她怎么……乔诗雨脑海里浮现第一次见到费莎莎的样子,她表现骄横,但也只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傻大姐形象,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已经叫乔诗雨越发捉摸不透费莎莎了。

     费莎莎没说话,托着方兰依往洗手间走,方兰依死命挣扎,嘴里呜呜直叫,恐惧代替了愤怒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几乎是下意识的跟了过去,费莎莎将方兰依拖到洗手间,等着乔诗雨进去,随手关上门。

     不是要玩吗?那就好好玩玩。

     费莎莎把方兰依嘴里的布拿出来,方兰依破口大骂,“你们竟敢动手?你想死是吗?你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啪!”费莎莎猛地一巴掌甩了过去,方兰依就安静了,空气里弥漫着让人心慌的气氛,乔诗雨小心肝也不由得咯噔一下,费莎莎下手够狠的啊。

     方兰依显然被打蒙了,整个人愣在那里,骂也骂不出来,小脸涨的通红,那小眼神狠得恨不得把她们一口给吃了。

     这……玩的有点大吧。

     “费小姐……”乔诗雨张了张嘴,话到了嘴边怎么也说不出来,她总算尝到什么叫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 费莎莎斜睨了乔诗雨一眼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“心软了?”费莎莎冷哼一声,不再搭理乔诗雨,径自把方兰依从地上拽起来。

     “放开我,放开……你们要干什么?你们这些贱女人!你们……你们给我等着,我要你们……啊!”一声惨叫之后,方兰依所有声音就淹没在水里,费莎莎按着她的脖子按进马桶里。

     额……

     乔诗雨立时间有种魂不附体的感觉,她余光盯着费莎莎,自己的确是小看了费莎莎这个人,也终于明白凌震为何费尽心思要她跟费莎莎搞好关系。

     “我没想干什么,就是想教教你怎么跟我们说话。”费莎莎微抿着唇,似笑非笑的瞧着奋力挣扎的方兰依。

     “费小姐,够了,够了!”乔诗雨快步上前,星眸闪烁,费莎莎没有她,只是轻笑一声随即放开方兰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