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04章 有惊喜哦
    方兰依整个人跌坐在马桶边,一个劲的干呕,费莎莎缓缓的站直身子,脸上风轻云淡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,“记住,今天是凌家少奶奶救得你。我不喜欢不知道感恩的人,你最好识趣一点。”

     费莎莎话音未落,便抬脚离开,乔诗雨下意识的想去扶方兰依,却被费莎莎一把拉住,直接出了洗手间,“作为凌家少奶奶,没点手腕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 费莎莎话说的不咸不淡,脸上更是没半点表情,成精了,乔诗雨心下暗自道了一句,跟费莎莎比起来,她的确是太嫩了。

     “走吧,去喝一杯。”费莎莎终于转过身子瞧了乔诗雨一眼,乔诗雨微微一怔立刻回过神来,黛眉微微蹙起,远看犹如山峰一般,好看的很。

     嗯?喝一杯,现在?

     “难道你想留下来这收拾那个烂摊子?”费莎莎不可思议的瞧着她,又往洗手间的方向看了看,眉眼间是掩不住的鄙夷。

     乔诗雨没有作声,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费莎莎双手抱在胸前若有所思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孩,这小模样长的也太好了点,也难怪男人惦记,女人嫉妒,她轻点了一下下巴,“走吧,反正凌霄墨他忙着呢,没时间陪你。”

     费莎莎胡说提起凌霄墨叫乔诗雨的愣了一下,乔诗雨深呼了一口气,无所谓的耸耸肩,“想喝点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带你去个好地方。”费莎莎微微侧过身子靠近乔诗雨,压抑道了一句,听的乔诗雨顿觉背后发毛,要说乔诗雨是狐狸精,这费莎莎就是妖女。

     但费莎莎说得对,这些天凌霄墨的确很忙,不只是要出任务还有凌氏集团的事情,也不知道什么这么忙?

     她暗地里呼了一口气,刚系好安全带车子就彪了出去,乔诗雨整个人被晃的七荤八素,不由得睨了费莎莎一眼。

     费莎莎不以为然,幽幽的道了一句,“作为凌家少奶奶,你这样可不行,怪不得被人家惦记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把背往后靠了靠,手紧抓着安全带生怕费莎莎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甩出去,这完全有可能。

     “这只是刚开始。”费莎莎自顾自的说道,也不管乔诗雨有没有听,“以后难处更多。”

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乔诗雨忽的开口,费莎莎没有任何反应,双眼直视着前方,余光睨着乔诗雨的方向,等她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 “刚才的事情谢谢。”乔诗雨莞尔,唇角微扬好看的紧,这粉黛未施都足够赚人眼球的迷人样,要是施了粉黛还不得是倾国倾城之色,费莎莎心下也不禁一紧,凌家人的眼光果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 “不用。”费莎莎撇撇嘴,无所谓的看她一眼,额角的发因风而起,像是在撩拨些什么,“我不是帮你。”

     又是那句话,乔诗雨不由得嘴角上扬,费莎莎是死的不会承认她是在帮乔诗雨。

     “我只是看不惯贱人。”费莎莎为了加强可信度,又加了一句,但并没什么效果,乔诗雨也只是莞尔不语。

     一个漂亮的甩尾车子停了下来,乔诗雨先是往外看了一眼,不是什么酒吧,倒像是私人会所。

     乔诗雨紧跟着费莎莎下来,怎么着?这费家小姐不是要给她来一个大改造吧?想到这,她下意识的看一眼自己的。

     “走吧,有惊喜。”费莎莎神秘一笑,眸光闪烁不定,像是藏着什么秘密似的,使得乔诗雨的心不由得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他们刚下车就有人出来迎接,一个个西装笔挺,看似像是服务员,但又觉得不像,因为作为服务员,他们长的也太特麽的帅了,只做服务员也太暴殄天物了。

     见乔诗雨愣在那里,费莎莎上来拉了她一把,压低声音道,“就这几个就扛不住了,走吧,里面有更好的。”

     额……

     乔诗雨隐隐觉得背后凉风阵阵,有种被拉下水的感觉,乔诗雨微眯着眼睛望着一旁的那些男人,脑海里冒出两个字来,牛郎?

     一路进去,也没看见一个女人,乔诗雨心里越发觉得难耐,不会真的叫她猜中了吧,这是个牛郎店?

     费莎莎说的没错,里面全身清一色的帅哥,一个一个小眼神那叫一个魅惑,眼巴巴在向你发出召唤。

     中途见到几个女人,也都是些徐娘半老,费莎莎似笑非笑的打了招呼,也不介绍乔诗雨,径自走进会所的咖啡厅,找个座位坐下。

     “就是喝咖啡?”乔诗雨刚坐下就忍不住发问,在费莎莎面前她乔诗雨俨然就是刘姥姥。

     费莎莎叫了两杯咖啡,冲着乔诗雨点点头,“你还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乔诗雨忽的一怔,紧摇着头,“没,没有什么,喝咖啡挺好的。”费莎莎淡定的看她一眼,也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呼了一口气,小脸不由得涨红,她下意识的拿手去冰,好烫,是她想太多,是她太不纯洁了,惭愧。

     她凝眸望向窗外,今天天气不好,雾蒙蒙的随时都有可能下雨似的,好一会乔诗雨的心思才算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 “那些个都是些垃圾,被人玩剩下的,有什么意思?”费莎莎忽然冒出一句,把乔诗雨怔了一怔,这费莎莎确实不是众人以为名媛淑女模样,她嚣张,霸道,总有一股子敢爱敢恨的味道。

     “嗯?”乔诗雨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顺着费莎莎的目光望过去,不由得一惊,光是她抬眼一看,就看到不远处的座位上好几个男人女人纠缠在一起,各种厮磨,只是女人清一色的老,男人清一色的帅,这种比例还真是……咳咳,乔诗雨敛起目光,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 费莎莎冷笑,笑里掩着一丝丝轻鄙,她轻哼一声,淡淡的瞧着乔诗雨,“不过多看看对你有好处,这家店最著名的就是……”说到这,费莎莎听了下来卖起了关子。

     乔诗雨也识趣,紧跟着追问了一句,费莎莎这才开口,“最有名就是姿势千奇百怪,多学点对你有好处,最好能学以致用。”

     费莎莎眼角掩着一丝狡黠,唇角抿着坏笑,乔诗雨心里咯噔一下,一不小心就被费莎莎带沟里去了。

     乔诗雨一时间说不出话来,有点被憋出内伤的感觉,费莎莎抬了一下手,一个服务员快步走过来,“费小姐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 “叫朗格过来。”费莎莎沉着声音,小勺轻轻的搅拌着咖啡,头也不抬。

     服务员似乎有些为难,眉头紧皱,犹豫半天才道,“费小姐,朗格在见客人,刚进去恐怕没那么快出来。”

     费莎莎嘴角噙着笑,说不出来的狠厉,看来乔诗雨不仅要学姿势,还要学手段,费莎莎端起咖啡扬手泼了那人一脸,那人却是一动不动,惊得连连道歉。

     “费小姐?”费莎莎哑着嗓子,声音像是经过沙石的磨砺显得很是粗厉却又别有一种力量,叫人畏惧。

     “你忘了我已经跟你们老板结婚了?”费莎莎冷着脸,缓缓地抬起一只手按了按眉心,似乎有些不耐烦,那服务生怔在那里除了道歉也说不出什么话来。

     老板?

     这家店是卓少风的?

     真没想到卓少风还做这种生意?难怪卓氏集团前些年上升的这么快,原来用了这么些手段,乔诗雨不由得摇头。

 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,少奶奶,对不起……是我忘了,您别生气。”服务员说话都有点打颤,“少奶奶,我马上去叫朗格,马上去。”

     “滚。”费莎莎冷哼一句,那人忙不迭的离开,转眼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不多会,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被那个服务员带着朝这边走来,乔诗雨看着那个‘衣衫不整’好像有些眼熟像是在哪里见到过,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 那服务员把人带到赶紧撤,也不敢多呆。

     “衣衫不整”朝着费莎莎望了一眼,颇为恭敬,“费小姐,您怎么来了?也不给我打个电话,我好去接您,您还带了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 “衣衫不整”正说的开心,瞥眼望到乔诗雨不由得愣了一愣,好一会才把目光收回去,脸色不由得沉了沉,不过他迅速的回到刚才那副模样。

     “朗格,我今天来有事情要你做。”费莎莎冷着脸,不温不火的说道。

     朗格立刻站直了身子,一脸恭敬,“费小姐,您有什么事情您就吩咐,我朗格无论是能不能办到,我都义不容辞。我这条命是您救的,您随时可以收回去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沉默的坐在一旁,安静的听着,这费莎莎跟这个叫朗格的牛郎竟然还有如此羁绊。

     费莎莎微微颔首,招呼朗格过去,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,朗格立刻笑了,“放心,一定给您办妥了。”

     临走的时候,朗格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乔诗雨,嘴角扬起一丝浅笑,俨然一个大男孩。

     “少奶奶,什么少奶奶,我才是卓家的少奶奶,谁……”她们刚喝了一口咖啡,一声声嘶吼就穿了过来。

     一听到声音乔诗雨就愣住了,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,她抬眸望着费莎莎,费莎莎淡淡一笑,“说过的,有惊喜。”

     “不过现在不能把人带走,等她出了门口就没关系了,你先躲起来。”费莎莎说的无比淡定,乔诗雨也来不及多想,但她也知道想在这里把人带走可不是件容易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