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89章 她有病吧
    “那个娘们,现在不知道被谁压着呢,娶她不过是为了我的生意,谁他妈的要她那样的公共汽车!”卓少风揉了揉肩膀,狠狠的说道一提到费莎莎,卓少风就是一脸怒火,恨不得把费莎莎给扒皮抽筋了,费家帮他度过难关,他还这样一副嘴脸,真是不知道感恩的玩意。

     “乔诗雨,今天我结婚,我他妈的一定要跟您洞房花烛!”说着他人快步朝乔诗雨扑过来,乔诗雨实在厌倦这样老鹰捉小鸡的游戏,你以为是在幼儿园啊。

     乔诗雨攥着手里的花瓶,也不躲开,就等着他扑上来,跟他来个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 她刚刚扬起手,准备狠狠砸下去的时候,房间的门忽的开了,进来几个人二话不说就把卓少风给绑了。

     乔诗雨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,闻到一股子诱惑的香水味道,紧接着一个人风骚的身影走了进来,“费小姐……”乔诗雨瞳孔不由得放大,怔怔的望着面前的费莎莎,她身旁还站着齐管家,正不无抱歉的望着乔诗雨。

     费莎莎一身薄纱连衣裙,肩上披着披肩,艳妆的脸上沉着一丝鄙夷的笑,眸光从乔诗雨身上划过随即落到卓少风身上,“不好意思,我来晚了,让凌少奶奶受惊了,早知道家里的狗这么不听话,就该用绳拴着的。”

     费莎莎说话的时候,一双犀利的眉眼盯着卓少风,刚刚还嚣张跋扈的卓少风,顿时蔫了,“你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费莎莎盯着被几个保镖按在地上的卓少风,抬起一只脚漫不经心的踩住他的脖子,“那个男人射完了,我就来了呗。”

     费莎莎嘴角浸着一丝冷笑,抬起眸子望着乔诗雨,“那牛郎技术不错,好久才射,所以我来晚了,抱歉啊,凌少奶奶!”

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卓少风好歹也是少爷,被费莎莎这样侮辱,自然是气不过,挣扎着要起来,费莎莎踩在他身上的脚却越发的用力,卓少风只有痛呼的份,看的一旁的乔诗雨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 “我什么?”费莎莎在他身上捻了捻,嘴角微微上扬,那种傲气不可一世,却叫人说不出话来,“卓少风,你知不知道我家的狗要是咬了不该咬的人,会怎样?”

     卓少风脑袋一蒙,他现在可是在受奇耻大辱,他卓少爷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,“费莎莎,你他妈的马上放开我,我可是你老公!放开!”说着,奋力挣扎几下。

     “你告诉他,我家狗咬人要怎么办?”费莎莎斜睨了一眼身旁的齐管家,傲气中还夹杂着几分尊敬。

     “死。”齐管家淡淡的道了一句,面色平静的对着被按在地上的卓少风。

     乔诗雨脊背只觉得一阵凉意,搞什么?

     齐管家话音未落,就听到费莎莎一阵尖利的笑声,得意冷漠。

     费莎莎缓缓地蹲下身子,一只手抬起卓少风的下巴,尖锐的指甲嵌进卓少风的肉里,害的他眉头紧缩,“我说呢,为什么凌少处心积虑要整你,原来你竟然敢打凌家人的主意,还是凌家少奶奶!”

     她这话一出,卓少风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 “凌霄墨!”卓少风怒吼一声,总算是明白过来,他就觉得有人在阴他,但是他从来没往凌霄墨身上想。

     “是我……”凌霄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外,面色沉沉,径自走到乔诗雨身旁,将她小心的揽紧。

     “抱歉啊,霄墨,我差点就来迟了,孟宪大哥给我找的牛郎,太他妈的厉害了,差点让我起不来!”费莎莎一脸享受,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求不满。

     嗯?乔诗雨眉头忽的皱起来,只觉得这里面的水也太他妈的深了,这每一步都像是精心设计的。

     “诗雨没事就好。”凌霄墨凝眸望着乔诗雨,满眼的宠溺,敲的乔诗雨都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 “对付卓少风……都是你安排的?”回程的路上,乔诗雨忍不住问道,人还依偎在凌霄墨怀里,那叫一个如胶似漆。

     凌霄墨缓缓地睁开眼眸,昨天动静太大,搞的他今天还有点累了,谁叫她这么诱人,碰着了就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 “嗯。”凌霄墨仔细的凝视着乔诗雨,大手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摩挲,在关键部位搓揉几下,乔诗雨不禁面色绯红起来。

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乔诗雨猛地朝他手上打了一下,凌霄墨豁的一笑,唇角魅惑的勾起,好看的弧度,总让她觉得性感的很,人不由自主的在他怀里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 “为你。”凌霄墨不由分说将乔诗雨揉进怀里,一顿乱摸,搞的乔诗雨浑身痒的厉害,这个混蛋,总是不分场合。

     为我……乔诗雨小心肝不由得一颤,也不反抗了,由着他肆意妄为,昨晚折腾了一夜,现在又来,没个够么?

     车子行到半路,凌霄墨就接到凌震的电话,“我知道了,我们就在回去的路上,放心,我们不会放您鸽子的。”凌霄墨眉头蹙起,虽有些不耐,但更多的是敬重,他对凌震向来都是很尊敬的。

     “诗雨就在我旁边,她累了,要睡觉……”凌霄墨瞧了一眼星眸瞪的大大的乔诗雨,嘴角扯起一抹坏笑来,“爷爷,您放心,我们马上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不等凌震再说话,凌霄墨就把电话给挂了,顺势将乔诗雨又抱的紧了一些。

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乔诗雨盯着凌霄墨,那种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了,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。

     “没什么,爸他们回来了,叫我们回去一趟。”凌霄墨说的不以为然,继续闭目养神,手倒是还不闲着,在乔诗雨身上摸摸蹭蹭的,就是不老实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哦了一声,不自觉的扭动身子闪躲着凌霄墨的骚扰,心里暗自思忖。

     远远就看到安管家立在别墅外等着他们了,见他们车停了下来,安管家赶紧上前,“少爷,少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 凌霄墨跟乔诗雨一边跟安管家问好,一边朝里面走去,路上遇到的佣人也恭敬向他们问好,与平常无异,但乔诗雨就是觉得空气里似乎有些压抑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 仔细看看那些佣人们,她才回过神来,他们都是一身素衣,不是黑就是白,没半点彩色,跟她的一身耀眼,形成鲜明的对比,显得乔诗雨很是突兀。

     怎么?不会是有人去世了吧?

     不会是……郑淑娴?

     乔诗雨心里猛地一凉,下意识的看向凌霄墨,他神情淡漠,似乎还隐着一丝阴霾,察觉到乔诗雨在看她,凌霄墨转过来淡淡的瞧了她一眼,探手在她蓬松的长发上摸了摸,坏坏的一笑。

     乔诗雨这一想法还没来得及得到验证,就被郑淑娴的出现,打破了。

     “霄墨回来了。”郑淑娴迈着小碎步迎了上来,脸上堆着笑,乔诗雨一见到她,不由得呼了一口气,以为见鬼了呢。

     郑淑娴脸上虽然是化了妆,但也掩饰不住她脸色惨白,眉宇间尽是阴霾,叫人看起来觉得她阴森森的,整个人也好像是瘦了一圈,萎靡不振,走起路来,都像是飘着的。

     不是说郑淑娴去国外度假了么,怎么度成这样了。

     凌霄墨没怎么搭理她,沉着脸应了一声,面色沉着,避开郑淑娴拥着乔诗雨往客厅里走去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回眸望了一眼郑淑娴,她冰冷的眼眸中划过一丝狠厉,看的乔诗雨脚底直冒冷意,她有病吧?

     “霄墨,诗雨!”进了客厅就听到凌震的声音,这让乔诗雨稍稍宽了一下心,“你们先去楼上歇歇,把衣服换换,一会吃饭的时候叫你们。”

     凌震面色温和的望着他们俩个,冲着他们摆摆手,乔诗雨注意到凌昊天的脸色不好看,她瞧着凌震乖巧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 “我们一会下来。”凌霄墨脸色始终淡淡的,看的叫人蛋疼。

     不等乔诗雨反应,凌霄墨托着她往楼上走,今天到底是怎么了?尾毛一个凌家都换上了素服,连凌震跟凌昊天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 一进房间,乔诗雨就注意到放在床上的衣服,也是颜色简单的素衣,看这架势是谁的祭日吗?

     “把衣服换上吧,按照你的尺寸准备的应该合适。”凌霄墨搂过她,在唇上落上一个吻,嘴角微微上扬,眼底的阴霾却是触目可见,让她看着心里怪不是滋味的。

 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乔诗雨双手搭在他肩膀上,心下沉沉。

     “你会知道的。”凌霄墨懒懒的扯起一丝笑,却有些勉强,凌霄墨不说乔诗雨也不紧着追问,笑着点点头把衣服换上。

     乔诗雨作势要换衣服,凌霄墨就倚着门在那里盯着,看样子是没打算回避啊,“喂!”乔诗雨小脸一红,瞪了凌霄墨一眼,“本宫要换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嗯。”凌霄墨微微颔首,不以为意,依旧在那盯着,眸光幽邃深沉,却掩饰不了他骨子里的贪婪,“我就看看,绝对不动。”说着,他探出舌尖拂了一下诱人的唇,脑海里尽是昨晚的纠缠。

     “不准!”乔诗雨快步向前,不由分说抬手挡住他的眼睛,“一天到晚的折腾,也没个够,你也不怕精尽……”

     凌霄墨顺势搂过乔诗雨,将她柔嫩的身子往自己怀里一贴,皮肉紧紧地相依,勾勾搭搭,那滋味……咳咳,总算是为心里降了降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