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21章 这算是轻的
    凌震因为前段事情太多,心烦,弄得身体很不好,她不想再刺激到他,她更不想把事情闹大,毕竟大家在一个房子里,抬头不见低头见。

     乔诗雨避开凌昊霆,任他讨点嘴皮子痛快。

     她心下思忖一会,唇角缓缓地勾起来,露出一抹坏心眼的笑,她忽的弯下身子,盯着凌昊霆一双贼眼,凌昊霆死死的盯着她领口看,看到她浑圆丰满的轮廓,又增了他几分贼心,不由得舔了舔舌头。

     “二叔,爷爷在家呢,您别乱来。”乔诗雨轻咬着唇,故意朝着凌昊霆晃了晃身前那一对,凌昊霆顿时就懵了,乖乖的点头。

     “那你说什么时候?”凌昊霆紧盯着乔诗雨看,口水流了一地,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好好潇洒一番。

     “二叔,您别猴急啊。老爷子下午要去跟朋友喝茶,我们……”乔诗雨抓住时机抛了个媚眼给凌昊霆,凌昊霆顿时浑身酥爽,两眼放光,一个劲的咽口水,贼眼盯着乔诗雨滴溜溜的转,像是要把她给扒光似的。

     乔诗雨趁热打铁,唇角噙着诱人的笑,红唇微微张着,“我刚买里一件新泳衣,正想穿给您看看呢,我们下午在泳池见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话音未落,就听到楼上传来声音,她豁的退到一边,抬眸望过去,梁恩哲拿了些东西下来,“小雨……”

     梁恩哲见凌昊霆也在,而且红光满面,跟打了鸡血似的,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乔诗雨看,旁若无人。

     他眉眼微微上挑,再一看乔诗雨,只见她冲自己眨了一下眼睛,梁恩哲蓦地一笑,微微摇头,这丫头又想干什么?

     “少奶奶……”小方也端着点心回来,凌昊霆满脸得意,想着下午可以快活,他简直都要飞起来了,“二老爷。”小方恭敬地问好,便躲到一边。

 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乔诗雨挽过小方的胳膊,又拽上梁恩哲,趁着他们两个不注意,她回眸冲着凌昊天一笑,千娇百媚万般柔情,只把凌昊天的小心肝击的粉碎。

     “你干什么了?”刚进房间,梁恩哲就问,像是把乔诗雨看的透透的。

     “没什么!”乔诗雨漫不经心的耸耸肩,小方睨了一眼乔诗雨,她明眸闪烁,温情之中掩着几分狡黠。

     她不说梁恩哲也不追问,把手里一小包东西交给乔诗雨,乔诗雨微微颦眉接了过来,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“你自己看。”梁恩哲抛下一句话,唇角漾出一抹笑,“有什么事就叫小方叫我,我今天都在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一边点头答应一边打开小包,从里面滚出一个个小红枣,乔诗雨怔住抬眸望着梁恩哲,回忆像潮水般涌来。

     “小方说你这些天胃口不好,吃点酸的开胃。”梁恩哲哑着嗓子淡淡道,说的漫不经心,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 小方见状也跑了过来,从乔诗雨手中接过那一捧小红枣,有些已经干瘪,但闻起来还是有甜甜的果香。

     “你回去了?”乔诗雨凝眸瞧着梁恩哲,眼眸中多了点点晶莹。

     “回去?回哪里去?”小方插话进来,捧着小红枣一个劲的看,似乎很新鲜,一颗颗红彤彤的,小红灯笼式的。

     小方还想说什么,就听到门外佣人叫她,小方无奈的耸耸肩,俏皮的吐了吐舌头,乔诗雨点点头,她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 乔诗雨捧着红枣窝在沙发上,凝起眸子睨了一眼梁恩哲,他跟从前一样是个念旧的家伙,她心里唏嘘一阵,“味道很好,跟以前一样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咬着一颗枣又丢给梁恩哲一颗枣,梁恩哲顺手接过来,丢进嘴里,他们小时候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 “孤儿院要拆了,说是要重建。”梁恩哲忽的冒出一句,乔诗雨蓦地怔住,心底深处咯噔一下,隐隐的有些疼,梁恩哲说的很轻松,像是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。

     “哦。”乔诗雨小脸上落上一层失落,心里很不是滋味,虽然她在孤儿院的时间并不长,但也算是她小时候最开心的一段日子,不用每天看王丹凤的脸色,也不用照顾乔诗嫣,时间属于她自己。

     孤儿院后面就是一座山,山上有很多野枣树,每到枣子熟透,院长就会带他们上山,摘枣作为零食,现在想想,已经过去那么久。

     “我要不回去也不会知道,你这么多年还在往孤儿院寄钱。”梁恩哲瞧着乔诗雨,不由得笑,这丫头还有多少事是他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 额……

     乔诗雨最禁不住别人夸了,她摆摆手,故做正经的,“低调,低调。”

     “对了,你怎么会被岳叔叔收养的?”说起孤儿院,乔诗雨忽然想起这件事,她一直想问,但每次见面要么不是时候,要么忘了。

     梁恩哲弯下身子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漫不经心的摇摇头,“不清楚,爸也不怎么提起,他只说是巧合,我这次回去问过院长,她只说我爸当年是过来找人的,其他也不肯说。”

     找人?找什么人?

     “不知道,就在你走后没多久,他就来了。不过看我爸的意思,他是没找到。然后遇到了我,他觉得我一个人蹲在门口看起来怪可怜的,就把我领养了回去。”梁恩哲淡淡的说着,眸眼中蒙上一层迷蒙,仿佛回到当年,他守在门口等着乔诗雨回来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回来了,他却走了,命运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阴差阳错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并没有把她认识岳峰的事情告诉梁恩哲,岳峰也不想她提及,就把它当是一个秘密吧。

     岳峰说他找过乔诗雨,难道当年岳峰去孤儿院就是去找她?没想到她已经被王丹凤领了回去,岳峰也因此领养了乔诗雨唯一的伙伴梁恩哲,如果事情真是这样,这究竟是怎样的缘分?

     两人正说这着话,就看到小方哭着冲进来,一把抱着乔诗雨就哭起来,乔诗雨整个人不由得一怔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梁恩哲面色一冷,眉头紧锁,快步出门,就看到一个小保姆站在那,不时的往房间里面看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梁恩哲冷眼瞧着那个保姆,小保姆摇摇头,显然她也蒙了,“我也不知道,刚才二老爷叫小方过去,我出去倒茶,回来就看到小方哭着跑出来,我担心她出事就跟过来了,岳医生,小方她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二老爷?乔诗雨在房间里也听得明白,这个凌昊霆肯定没干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先去忙吧。”梁恩哲低声道,小保姆犹豫了一会答应了一声忙不迭跑开了。

     “少奶奶,二老爷他……”小方一个劲的呜咽,听的乔诗雨心里头也不好受,看来她非得给凌昊霆一点教训不可。

     “他是不是非礼你?”乔诗雨径自把说说明白,拍了拍小方的肩膀,小方先是一怔,不无惊讶的瞧着乔诗雨,而后才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 “二老爷说,他给我钱,叫我……叫我陪他。”小方说的吞吞吐吐,小脸憋得通红,很是难为情的样子,“他还……碰我,我害怕就跑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梁恩哲仔细打量着小方,见她没什么事才舒了一口气,但乔诗雨怎么一猜就猜到是因为非礼呢?

     乔诗雨好容易才安抚好小方,心里恨不得现在就给凌昊霆一点教训,但她知道她得等凌震出去之后才能做。

     小方也许是怕了,一上午都黏在乔诗雨身旁,一双眼睛哭的红肿,看着就让人心疼,也让人更恨凌昊霆这个混蛋。

     刚吃完午饭,凌震便出门了,乔诗雨就吩咐小方准备一桶油,小方尽管不清楚乔诗雨要做什么,还是麻利给她弄回来一桶油。

     “想不想报仇?”乔诗雨冲着小方眨巴了一下眼睛,小方愣了一会,摇摇头,不懂她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 “二老爷?”乔诗雨提醒,小方先是一怔,立刻小鸡啄米似的点头。

     乔诗雨满意的点头,“我们走。”她发话,小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路跟着乔诗雨,两人悄悄的到了泳池,泳池静悄悄的,乔诗雨吩咐小方在路上都倒了油,只要凌昊霆的轮椅经过肯定……搞定一切,两人只顾着得意,却不知道这一切已经被人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 “少奶奶,二老爷他要是不去泳池怎么办?”小方忽然想到这么一个关键问题,乔诗雨打了个响指,不以为意的笑笑,也不回答小方。

     乔诗雨找了一个佣人去请二老爷,就说少奶奶请他过去,至于去哪儿?他心里清楚的很,不必多说。

     凌昊霆一听乔诗雨叫他,立刻就往赶往泳池,有佣人要陪他去,他还不乐意,把人家劈头盖脸骂了一顿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守在一旁,就等着凌昊霆自投罗网,该死的混蛋,打她的主意不说还骚扰家里的保姆,看她不在凌震面前参他一本。

     凌昊霆很快就推着轮椅出现,乔诗雨他们躲在一旁仔细盯着,凌昊霆刚要叫乔诗雨的名字,忽的觉得有些不对劲,轮椅不受控制的往前飙。

     凌昊霆吓得哇哇大叫,使劲挣扎也没办法,轮椅越来越快,“扑通”一声,凌昊霆连人带车掉进泳池里。

     小方笑出声来,乔诗雨及时的捂住她的嘴,也不顾在水里挣扎的凌昊霆,两人悄悄溜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