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7章 谁要给你生孩子
    看凌昊天这般摸样,乔诗雨不禁有些后悔挑起这场口舌之争,害的大家连吃饭的心思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 “昊天?”郑淑娴紧跟着站了起来,要追出去,凌昊天忽的止住脚步,缓缓地转过身,每个动作缓慢,谨慎,小心。

     “你吃好到书房里来。”凌昊天背对着众人冷冷的抛下一句,便拂袖而去,头也不回,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,乔诗雨心里有些堵得慌。

     她不自觉的看向凌霄墨,但只是余光,余光好好的打量着身旁的这个男人,霸道之中总带着点点沉重,跟他老爸一个模样。

     郑淑娴哪里还吃得下,只坐了一会就赶紧离开,急急的朝书房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一顿饭,不欢而散,凌霄墨倒乐得自在,从凌昊天起身离开的那一刻,他嘴角就噙着淡淡的笑,但乔诗雨却只感觉得到他的落寞。

     “忙了一整天,累了吧。洗完澡好好休息。”凌霄墨抓过乔诗雨直往怀里揉,乔诗雨一时之间有些恍惚,鼻子酸酸的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双手下意识的抓住凌霄墨的衬衫,心里各种滋味一起涌了上来,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凌霄墨的大手蹭了蹭她的脑袋,“快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 她什么也没说,只是立在那里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 “怎么?不听话,你是不是……”凌霄墨唇角忽的勾起来,闪过一抹坏笑,不怀好意的盯着她胸前的高耸。

     “嗯?”乔诗雨绝不会告诉凌霄墨,听到自己没怀孕那一刻她的失落,“什么?”她黛眉紧蹙,装作无所谓的模样,盯着还包着纱布的手,已经好多了,只是偶尔有些隐隐的疼。

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想我给你来点硬的?”凌霄墨眸光灿灿,看的乔诗雨心下发慌,不由得后退,好似面前站着一野兽。

     硬的?

     什么东西?

     乔诗雨眉头紧了紧,小心脏的跳的厉害,好像什么被勾搭出来了似的不好的预感,濒临脑际,强烈压迫感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 “说什么呢?”她紧抿着娇艳的红唇,不等她反应,凌霄墨忽的抓住她的小爪子,往他身下一压。

     “这里硬的。”他坏坏的斜睨了乔诗雨一眼,喉结滚动,惹得周遭泛起一片暧昧涟漪,硬的?

     的确,是硬的……乔诗雨蓦地红了脸,凌霄墨个混蛋!

     她猛地推开他,凌霄墨得逞的笑,微微勾着的唇角,勾出恰到好处的弧度来,满满的诱惑,看的乔诗雨小心肝有些不自在起来,“混蛋!”

     凌霄墨才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她,不由分说的把她勾进怀里,“好了,我们还年轻,会有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 他的安慰听上去有些生硬,他凌太子爷什么时候需要安慰别人,这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,你乔诗雨就偷着乐吧。

     乔诗雨红了脸,白了凌霄墨一眼,“谁要跟你生孩子!”

     “你啊!”凌霄墨捏住乔诗雨的下巴,凝着眸子细细的看着她,俏丽的小脸红扑扑的,苹果一样的可口,额……他心底深处有什么在骚动。

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乔诗雨抓住凌霄墨不老实的手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“放开我,我累了,我要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 “一起。”凌霄墨紧紧地搂住乔诗雨就是不放开人家姑娘,恨得乔诗雨牙痒痒,却又拿他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 “少爷……”两人正纠缠,听到卧室门外传来安管家的声音,乔诗雨顺势在凌霄墨胳膊上使劲拧了一把,凌霄墨蓦地吃痛手上一松,就让乔诗雨这个小泥鳅给溜出去了。

     等他反应过来,人家姑娘早跑到另一头,眨巴着澄澈的眸子,一脸得意,挥舞着拳头冲着凌霄墨扬了扬。

     “少爷,老太爷叫您过去一趟。”安管家缓了缓继续道,凌霄墨眉峰一点一点的皱起来,低声答应了一声,还想跟乔诗雨说点什么,就看见人家姑娘爱搭不理的,他坏笑了一下,转身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 见凌霄墨离开,乔诗雨呼了一口气,心里却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 乔诗雨苦笑一下,目光流转之间就看到放在桌上的《简爱》,她探手拿了过来,不由得想起凌昊天刚才的脸色,虽然是郑淑娴先招惹的她,但……乔诗雨抿了抿唇,干脆去书房看看凌昊天,跟他道个歉。

     “昊天,我是关心他们才去的医院,她要是怀孕我当然高兴,你难道觉得我会伤害乔诗雨,伤害霄墨吗?”乔诗雨刚走到书房门外,就听到书房里传来郑淑娴的叫嚣,“昊天,你为什么不相信我!”

     乔诗雨忽的怔住,不知如何进退。

     她以为这么久他们该谈完了,没想到……情况似乎比她想的还要糟糕,而且凌昊天果然是因为这事情在恼火郑淑娴。

     “别说了,记住我说的话,不要过问更不要插手霄墨和诗雨的事情。”凌昊天声音压抑沉冷,她有点听不清,但每一个字都像是有千斤重一样的压在人心里。

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郑淑娴大嚷,即使隔着门还是能够感觉得到她声音的尖锐刺耳,“为什么不能过问?我是霄墨的妈,霄墨是我儿子!”

     “闭嘴!”一声厉喝,当空传来,乔诗雨心下猛地一凉,有种撒腿就跑的冲动,但脚上就像是灌了铅一样,动也动不了。

     郑淑娴果然安静了下来,乔诗雨即使看不到也可以想像得到凌昊天此时脸色有多难看,乔诗雨的心不由得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霄墨……霄墨是我跟淑怡的儿子,淑怡才是霄墨的妈妈,过去是,现在是,将来也是,这一辈子都是。”凌昊天低吼着,乔诗雨紧咬着唇,这是她第一次,从凌昊天的口中听到郑淑怡的名字。

     她听得出,凌昊天说出这个名字时的深情。

     “淑怡?又是她!凌昊天,你好狠……”她话音未落,就转身冲出门去,乔诗雨来不及闪躲,差点被郑淑娴撞个正着。

 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激动,郑淑娴脚步一个踉跄身子失去重心,还好乔诗雨及时拉住了她,“娴姨,您没事吧?”乔诗雨眉头微蹙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 郑淑娴这才看清是乔诗雨,她冷哼一声猛地推开乔诗雨,“少在那里假惺惺,贱人,你这个狐狸精!”

     乔诗雨心里唏嘘一声,切,谁稀罕!

     她敛起脸上不小心泄露的担心,淡淡的扫了一眼郑淑娴,无不戏谑的勾着嘴角,“娴姨您还能骂人,说明您没事。”

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郑淑娴狠狠的哼了一声,好一个牙尖嘴利的丫头,“你给我等着,你……永远都不会是凌家的少奶奶,你休想,贱蹄子!”

     “如果真的是这样,我先谢谢娴姨,反正我也不想呆在这里。”乔诗雨冷眼扫了一眼郑淑娴,只觉得面前这浓妆艳抹的女人满身的罪恶。

     反正都撕破了脸,谁也都别藏着掖着了。

     乔诗雨环抱着双臂,紧紧地把那本《简爱》箍在怀里,立在一旁盯着郑淑娴,郑淑娴好容易站稳脚跟,咬着牙压低声音道了一句,“少在这里跟我装,你不想,你不想你会巴不得怀孕,你不就想借着怀孕生孩子套住霄墨吗?”

     乔诗雨心里倏忽一沉,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 “你跟那个贱人一样,都想靠怀孕拴住男人,不要脸,贱人!贱人……你们都是贱人!”郑淑娴声音低沉的厉害,画着浓黑眼妆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乔诗雨,“可惜……老子跟儿子一样的蠢,都被你们这样贱人骗了,真是蠢货!”

     乔诗雨下意识的后退几步,把自己跟郑淑娴之间拉开距离,总觉得这女人已经走火入魔了,葵花宝典练多了吧,说话这么阴阳怪气。

     她步步后退,郑淑娴却是步步紧逼,尖利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,像是敲起的丧钟,不是吧,这女人……“娴姨,你……”乔诗雨稳住了心情,余光扫了一眼书房紧闭的门,心里想着要是一会动起手来,她得叫多大声才会有人来救她。

     “你害怕了?”郑淑娴目光咄咄,气势逼人,她得意地笑,虽然她化了浓妆,但还是隐约看得到她眉眼有些像郑淑怡,毕竟是亲姐妹,都是美人胚子,如今徐娘半老却也依旧算是风韵犹存。

     “哼,我不会……”郑淑娴话还没说完,乔诗雨猛地后退脚下不稳,整个人晃了一下,手上抱着的书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心里不由得着急,立刻去捡,郑淑娴却豁的愣在那里,“这本书……是她?她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乔诗雨怔住,只觉得背后嗖嗖的凉意,下意识的环顾四周,哪有什么人?

     乔诗雨心下沉了沉,赶紧捡起地上的书,还没说话,忽听到书房的门响了一下,紧接着被打开,凌昊天就立在那里,标杆一样。

     “诗雨?”凌昊天一眼就看到乔诗雨,见到凌昊天乔诗雨心里暗暗地舒了一口气,“你怎么还在这?”

     乔诗雨抿抿嘴,话还没说出来就看凌昊天朝她们走来,直逼郑淑娴,郑淑娴显然是怔住了,好一会才缓过来,“哦,我见诗雨在这,就叮嘱她几句,要她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小心?”凌昊天浓黑的眉头忽的蹙起,她要小心什么?

     郑淑娴冷瞧了凌昊天一眼,眼底深处是掩着爱和恨,这么多年,她处心积虑才把凌昊天从郑淑怡手里夺过来,他却从来没有睁眼瞧过她一眼,现在到对这个乔诗雨这么上心,照顾,简直把她当作女儿!

     而她呢?她什么都没有,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 “小心保重身体……”郑淑娴沉着脸补充道,脸色沉沉,她微微低着头,乔诗雨看不到她此刻的目光,却还是觉得她余光始终盯着她手里的书,光是想想都觉得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 “回房间吧。”凌昊天不想再跟郑淑娴纠缠,郑淑娴也不多话,只是意味深长的瞧了乔诗雨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