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13章 鳄鱼的眼泪
    “少奶奶,您没事吧?”安管家不无担心的望着乔诗雨,满脸歉意,“抱歉,少奶奶,是我倏忽了。www.Pinwenba.com”

     乔诗雨摆摆手,抚了抚起伏的心口,“没什么事,我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 凌震脸色难看的坐在沙发上,梁恩哲也在,见乔诗雨进来,立刻站起来,“没事吧,小雨?”

     “我没事,只是……爷爷,那个记者说什么二叔被打,怎么回事?”乔诗雨这才想起她有好些天没有见到凌昊霆了。

     凌昊霆一直想找机会吃乔诗雨豆腐,一直没有得逞,自己憋不住就随便找了个借口又搬了出去,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他了。

     凌震先是确定乔诗雨安然无恙,才沉着脸叹了一口气,她本来就觉得吃饭的时候气氛有些不对劲,大家都没怎么说话,现在看来,是凌昊霆出事了。

     “恩哲,你来说吧。”凌震忽然道,梁恩哲淡然处之,没有任何的慌乱。

     “凌昊霆先生在澳门欠了赌债,拿不出钱就逃了回来,没想到人家追了过来,把他人打了一顿,又派人去找了凌昊天先生。”梁恩哲话说的条理清晰,没有一点的添油加醋,只是把事实陈述出来。

     乔诗雨皱眉,昨天凌霄墨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,今早他也没说起这件事,这件事对凌霄墨来说只是小事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 “我昨天去看了凌昊霆先生的伤势,伤到了骨头需要好好调养一段时间。”梁恩哲娓娓道来,面色沉稳,没有多余的情绪。

     怪不得,昨晚急着叫梁恩哲过去呢,原来是凌昊霆出事了。

     “没想到这事会曝光,还有记者追到家里来。”凌震脸色很难看,暴风雨来临的前兆,乔诗雨沉默没有多话。

     “抱歉,是我疏忽。”安管家说着话躬身道歉,乔诗雨看着心里也不舒服,凌昊霆惹的祸却要别人来埋单。

     “不关你的事,那个家伙就是一块烂肉,那么多苍蝇盯着,你能打的过来吗?”凌震声音沉沉,“这样吧,你打个电话给孟宪。”

     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安管家立在凌震身旁,态度一如既往的恭敬,“我什么时候去接二老爷回来?”

     “就让他呆在那,回来只会找麻烦。”凌震话说的颇为无奈,话里尽是恨铁不成钢的恼恨,“你去忙吧,我回房间休息一会。”

     “爷爷,我送您回房间。”乔诗雨豁的站起来扶住凌震,凌震甚感安慰,乐呵呵的直点头。

     扶着凌震坐下,乔诗雨刚准备出去,凌震叫住了她,“诗雨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嗯?”乔诗雨停下脚步,转过身望着凌震那张苍老却刚毅的脸,心里尽是说不出的尊敬。

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爷爷说?”凌震放下拐杖,似笑非笑的瞧着乔诗雨,像是早把她心思看透了似的。

     乔诗雨蓦地一怔,局促了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,凌震也不催她,等着她自己说,好半天乔诗雨才终于打定了主意,从兜里拿出手机,“爷爷,您先听听这个。”

     “是跟你们娴姨有关吗?”凌震***了话题,直接说到重点,乔诗雨不由得愣在那里,不由得感慨姜还是老的辣。

     “爷爷,您怎么……”乔诗雨紧握着手机,心里七上八下,凌震简直就是人精,他什么都看在眼里,逢人却只是装糊涂。

     “诗雨,你记住爷爷一句话,很多事情要讲究时机。”凌震淡淡一笑,敛起嘴角的笑悠悠道,“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从凌震房间出来,手里还紧紧地握着手机,凌震并没有听,也许凌震说的对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

     她长呼了一口气,心里担心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凄厉的声音忽的响起,划过乔诗雨的耳膜,竟然她觉得有些疼。

     “娴姨,您醒了。”乔诗雨快步退到一边,她可不会在一个地方跌倒两次。

     但这次郑淑娴没有要动手的意思,她嘴角噙着冷蔑的笑,似乎又回到以前那个高贵冷艳的凌夫人。

     乔诗雨知道她有病,但从来没想过她会病的那么严重,一会清醒一会迷糊,她昨天差点勒死她。

     “你跟老爷子告状?”郑淑娴不无嘲讽的笑,看的乔诗雨毛骨悚然,心里很不是滋味,只能勉强的对她笑笑。

     “娴姨,您说什么呢,我怎么会跟爷爷告状,爷爷累了,我送爷爷回房间休息。”乔诗雨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,眸眼盯着郑淑娴不放,生怕她下一秒就抓狂。

     “少奶奶,老太爷已经休息了吗?”梁恩哲从楼梯上来,不动声色的问道,郑淑娴见到梁恩哲似乎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快步走到梁恩哲身旁,心里踏实很多,这才答应,“嗯,爷爷已经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梁恩哲脸色始终淡淡的,他跟凌霄墨一样,情绪从来不放在脸上,特殊情况除外。

     “凌夫人,您别忘了吃药,否则,老太爷又得叫我强行给您打镇定剂了。”梁恩哲话说的半条斯里,郑淑娴冷哼一声,二话不说转头就走,很快便消失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梁恩哲淡淡道,声音依旧温和却不在不知不觉中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温柔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 “凌夫人的状况很不好,随时都有伤人的可能,你要多小心点。”梁恩哲不无担心的睨了乔诗雨一眼,乔诗雨苦笑着点头答应,看来郑淑娴的情况的确要比她想象的严重的多,甚至需要依靠镇定剂。

     “嗯,凌昊霆……二叔他怎么样?”乔诗雨不好意思的笑笑,梁恩哲摇摇头,她还是跟以前一样,她即使伪装的再好,她不喜欢一个人,就是不喜欢,总会露出点马脚,就像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 “暂时还死不了。”梁恩哲无所谓的耸耸肩,那语气竟然觉得有些遗憾,说完便看向乔诗雨。

     他们两个好久没有这样好好说会话了,凌霄墨明令禁止她跟梁恩哲交流,乔诗雨根本不听他的,但心里还是觉得有些道不明的甜蜜。

     “对了,我一会要去戒毒所,陈所长说有些情况要跟我说,你要不要过去?”梁恩哲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 乔诗雨想都没想就答应了,尽管乔诗嫣不愿意见她,但也比让她呆在家里随时面对郑淑娴这个炸弹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 “少奶奶!”他们刚准备出门,乔诗雨就被小方叫住了,小方快步追了上来,“少奶奶您要出去吗?”

     乔诗雨点头,以为小方有什么事,但见她嘴角挂着笑,心情很不错的样子也就放下心来,“嗯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小方故作神秘的抿嘴一笑,摇摇头,“没什么,少奶奶,您路上小心,回来我给您一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 “嗯?”惊喜?乔诗雨蓦地一笑,她喜欢惊喜。

     两人又说了几句话,乔诗雨他们才出门,一路上乔诗雨都在想小方说的惊喜是什么?见她心情好了很多,梁恩哲也暗自呼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到了戒毒所,陈所长已经等在外面了,见到他们停车,笑着快步走上前来,他们跟陈所长寒暄几句便往陈所长的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 乔诗雨来过几次对这里也算是熟悉,这里环境很不错,外面看上去不像是一个戒毒所,倒像是一个度假村。

     陈所长说了一些乔诗嫣的情况,乔诗嫣很配合,情况已经好了很多,如果能一直坚持下去,再过几个月就可以出去了。听到这,乔诗雨心里一直为乔诗嫣悬着的大石头终于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 “你要不要去看看她?”梁恩哲抬起眸子望着乔诗雨,看她似乎在出神,乔诗雨缓过神来,不好意思的笑笑。

     “你过去看看就行了,我就不去了,她也不想见我,到时候再惹得她不高兴,耽误她戒毒。”乔诗雨无可奈何的摆摆手,梁恩哲心领神会也没有继续问,在护士的带领下去看乔诗嫣。

     “乔诗嫣能这么配合,也多亏了恩哲,不愧是国际知名的心理医生,有他的心理疏导,乔诗嫣……”陈所长翻着乔诗嫣的资料,不无感慨的说。

     心理医生?

     “他不是外科医生吗?”乔诗雨疑惑的瞧着陈所长,陈所长本以为她在开玩笑,不过见她一本正经的模样,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 陈所长说了一堆,他话音刚落,梁恩哲就出现了在她面前,“小雨,你过去一趟,诗嫣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 嗯?

     她每次过来乔诗嫣都是避而不见,今天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 乔诗雨来不及问梁恩哲他心理医生的事情,便快步走了过去,自从乔诗嫣进来,她就没见过她,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,她还是很担心的。

     “姐姐……”乔诗嫣一见到她便迎了上来,紧紧地抓住乔诗雨的手不放,一口一个姐姐叫的乔诗雨心里慌慌的,乔诗嫣没吃错药吧?

     乔诗嫣过去从来都是直呼其名,有什么时候甚至连名字都懒得叫。

     “姐姐,我想死你了。”乔诗嫣一把抱住乔诗雨,乔诗雨被她唬的一愣一愣的,脑袋里一片空白,“姐姐,你怎么也不来看看我呢,我在这里也没人跟我说说话。”乔诗嫣抱着乔诗雨委屈道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回过神来,轻轻的拉开乔诗嫣,她整个人瘦了很多,但精神很好,脸色也变了过来,这让乔诗雨很放心。

     乔诗嫣一直拽住乔诗雨的手不放,问东问西,真有点妹妹的意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