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16章 谁都不消停
    “这我妈的遗物,我小时候经常背着别人拿出来看。www.Pinwenba.com”凌霄墨冷冷道,也不知道是不是情到深处,他不再称呼郑淑怡为她,而是妈。

     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,他话都已经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 乔诗雨深呼一口气,看来郑淑娴的诅咒从以前就开始了,既然郑淑怡收着这木偶就是她知道郑淑娴的心思,只是隐忍不说而已。

     即便郑淑怡一再退让,郑淑娴还是咄咄逼人不愿罢休,甚至不惜害死她。

     凌霄墨把两个木偶都放进盒子里,两个人不动声色退出了房间,回房间的路上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“其实,我一直怀疑……”凌霄墨刚一开口,就传来敲门声,凌霄墨淡淡的说了一声进来。

     “少爷,少奶奶!”小方恭敬地问候,乔诗雨迎了上去,见她手上端着一盘东西,盘里整齐的码放着一块块好看的糕点,她还没走近就闻到阵阵的甜香。

     “桂花糕?”乔诗雨蓦地一喜,不等小方点头便捡起一块,没想到小方的手艺这么好,桂花糕做的玲珑精致,仔细看还能看到点点花瓣,凌霄墨犹豫着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 “张嘴!”乔诗雨命令,凌霄墨还真就乖乖听话,把嘴一张乔诗雨猛地把桂花糕往他嘴里一塞,酥润的口感叫人留恋。

     见乔诗雨他们连个吃的这么高兴,小方也满意的笑了,放下桂花糕便退了出去,不去打扰人家二人世界,缠缠绵绵。

     晚饭的时候,郑淑娴没有下来,乔诗雨把那个贾大师的事情说了一下,凌震跟凌昊天脸色都不好看,“胡闹!”凌震冷哼一声,又安慰了乔诗雨几句,这事情便算是过去了。

     饭后甜点就是小方的桂花糕,这让众人都不禁为之一惊,尤其是凌昊天,乔诗雨注意到他眼角似乎闪过一丝晶莹,吃桂花糕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,好像整个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。

     “小方,你送几块桂花糕给夫人,我记得她们姐妹俩年轻的时候都很喜欢吃这个。”凌震悠悠道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深陷回忆,他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 小方连忙答应,端着糕点就上去了。

     见小方好一会也没有下来,乔诗雨不禁有些着急,她刚想上去看看,就听到楼上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,隐约掺杂着小方的喊叫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再也忍不住了,直接冲了上去,其他人也都觉得不对劲紧跟着上去。

     “夫人,不要,救命……”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小方的哀嚎,随即还有各种东西落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 “狐狸精,狐狸精回来了!”郑淑娴嘶吼一声,凌霄墨等不及一脚踹开房门,乔诗雨来不及多想就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 小方正缩在墙角,小脸上两个鲜红的巴掌印,看着就叫人心疼,乔诗雨一把搂过还在发抖的小方,“少奶奶……”小方紧紧地抓住乔诗雨的手,整个人都已经吓坏了。

     郑淑娴还要扑过来,被梁恩哲按住,麻利的从衣服里掏出什么来,不由分说的往郑淑娴胳膊上扎了一针,刚才疯了一般的郑淑娴立刻蔫了。

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乔诗雨拿冰袋给小方冷敷,现在还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 小方一个劲的哭,身子也一个劲的发抖,被吓得不轻,“我也不知道,我给夫人送桂花糕,我刚说了桂花糕,夫人冲上来打翻了盘子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 小方说不下去了,都是桂花糕惹的祸,“是我疏忽了。”凌震忽然低声道,安慰了小方几句便上了楼,背影显得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 凌昊天脸色不好看,眸眼始终盯着面前的桂花糕,若有所思,乔诗雨很少见到凌昊天这样,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 好不容易将小方安慰好,乔诗雨回房间之前先去看了一眼郑淑娴,梁恩哲给她打了镇定剂,现在她已经睡着了。凌霄墨也在那看着,眼神冰凉,冰凉之余还有种说不出的恨。

     凌霄墨叫乔诗雨回去睡觉,他一会就回去。乔诗雨还是陪着凌霄墨在那守着,梁恩哲也没什么意义,如果郑淑娴再次病发,她就必须的入院了。

     三个人沉默无言,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,乔诗雨偎在凌霄墨怀里,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。

     凌霄墨在她脸上亲了一口,然后居然示威似的瞥了梁恩哲一眼,男人幼稚起来,真是拉也拉不住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刚睡下,手机忽的响了,她猛然惊醒,睁着惺忪的眸眼望着凌霄墨,然后两人相望了一会齐齐的把目光投向梁恩哲。

     梁恩哲干咳两声接起电话,乔诗雨看着他脸色越来越难看,那种乌云盖顶的感觉再次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 梁恩哲不以为然的放下电话,面无表情的扫了他们小夫妻一眼,慢悠悠道,“走一趟吧,乔诗嫣要自杀。”

     自杀就不能挑白天吗?不知道晚上人家要睡觉吗?

     乔诗雨心里虽然懊恼,但还是很快的收拾妥当,很快坐上赶往戒毒所的车,一路风驰电掣。

     “她要求见她妈妈,我记得你的嘱咐,告诉乔诗嫣他们暂时不能见面,然后她就一直哭,也不肯吃药,现在威胁要自杀。”陈所长话说的有条不紊,神情淡漠,坐到他这个位置,他肯定见过不少戒毒人员自杀,他也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 梁恩哲冷淡的点头,颇不以为意,凌霄墨也是一脸的冷蔑,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 乔诗雨紧咬着唇,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,梁恩哲隔离带望着乔诗嫣。她被困在房间里出不来,手里竟然攥着一把小刀,乔诗雨不禁哑然,乔诗嫣手上怎么会有刀?

     说到这陈所长面露尴尬,不好意思的扶了扶眼镜,“是我们大意了,我们查看过监控录像,这个刀是她母亲看她的时候带过来的,乔诗嫣从她包里给偷走了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记得王丹凤包里是总放着小刀,也不知道做什么用,没想到今天竟然让乔诗嫣拿来自杀。

     “通知王丹凤了吗?”梁恩哲话音未落,就见一个人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,人还没到就先哭上了。

     “诗嫣,诗嫣你不要做傻事啊你!”王丹凤哭喊着就想要冲过隔离带,梁恩哲跟陈所长示意了一下,他们几个人才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 乔诗嫣见到他们进来,立刻举起刀子,地上已经流了几滴血,她已经把手腕划破,点点的血渗了出来,“放我出去,让我出去。”乔诗嫣不顾一切的尖叫,“乔诗雨都是你,你把我关起来,你放我走!”

     乔诗雨冷眼看着也没有说什么,乔诗嫣果然跟梁恩哲说的一样,她那天对她的各种讨好,无非是为了离开戒毒所,见这招没用,终于露出真面目。

     “诗嫣,你干什么啊你,你把刀放下来。”王丹凤急着想要冲过去,乔诗嫣拿着刀子朝她挥了一下,王丹凤便不敢再靠近。

     “诗嫣,你听话,医生说你恢复的很好,过一段时间就能出去了。”王丹凤试图劝说乔诗嫣,但乔诗嫣哪里听得进去。

     “妈,你被骗了,你被乔诗雨给骗了。我没有吸毒,是乔诗雨诬陷我,她想把我关起来,她想害我啊,妈,你救我,你救我出去。”乔诗嫣嚎啕大哭,撕心裂肺,王丹凤愣在那里,回过头盯着乔诗雨。

     “妈,您救我……他们这些人都想害我,想叫我死。”乔诗嫣咬着牙恨恨道,见王丹凤他们没反应,乔诗嫣一刀划在胳膊上,汩汩的血一个劲的往外流,“妈,连你也要我死,好……我死给你看!”

     乔诗嫣话音未落,连着划了三刀,王丹凤尖叫一声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 凌霄墨不管乔诗嫣的威胁,一个箭步冲上去,按住她手上的刀,乔诗嫣还想叫喊,但没了力气,整个人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 一场闹剧,坐在医院的长椅上,乔诗雨自嘲的笑笑。

     “人已经没事了,你放心。”凌霄墨揉了揉乔诗雨的小脸,想要逗她开心,“怎么这么瘦,你是不是又少吃了?”凌霄墨兴师问罪,乔诗雨低着头躲进他怀里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 她累了,她终于尝到了什么是所谓的身心俱疲,那是一种你尝过一次就再也不想有第二次的滋味。

     “诗雨,王丹凤要见你。”梁恩哲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,也不顾及人家小两口你侬我侬,就那么堂而皇之搅和了人家的缠绵。

     乔诗雨答应了一声,便起身离开,凌霄墨要陪着,乔诗雨没有答应,王丹凤那些伤人的话她自己一个人听着就行。

     梁恩哲见凌霄墨被甩,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,他勾起一抹得逞的笑,凌霄墨冷哼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 “是不是你?”乔诗雨刚坐下来,王丹凤一把抓住乔诗雨的手,“是不是你做的,你骗我诗嫣吸毒,其实她没有,对不对?”

     果然是这件事,就因为乔诗嫣几句话,王丹凤就全盘否决了一切。

     乔诗雨没有回答,只是冷冷的瞧着王丹凤,有些事情她是改变不了的,“乔诗嫣已经没事了,您也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伸手拽过被子给王丹凤盖上,“啪!”王丹凤猛地一巴掌摔在乔诗雨脸上,她白净俏丽的小脸立刻印上一个鲜红的手掌印,乔诗雨脑袋“嗡”的一声,她回过神来就看到王丹凤恶狠狠的眼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