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17章 看好戏去
    “乔诗雨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骗我,我就知道诗嫣这么乖,怎么会吸毒,原来都是你一手策划的,说吧你想得到什么?”王丹凤紧紧地攥住乔诗雨的手,不让她走,眉毛挑起,显得尖酸刻薄。www.pinwenba.com品★文★吧

     “贱人,你跟那个女人一样都是贱人,以为长得漂亮就可以为所欲为?”王丹凤冷哼一声,紧咬着后槽牙,,“她把你送到我们家来想要破坏我们的家庭。现在你也想破坏我跟诗嫣我们母女俩的关系,我告诉你,你休想,我不会上当的。” “贱人!”也不知道为什么,王丹凤就是打心眼里恨乔诗雨,恨不得把她扒皮抽筋,咬上两口。

     乔诗雨也不出声,俨然一个受气小媳妇,任凭王丹凤一个劲的骂,“那个死鬼把你抱回来把你当亲闺女养,哼,可笑!”王丹凤冷笑着白了乔诗雨一眼。

     “阿姨,您说够了没有。”乔诗雨终于出声,面无表情,幽邃的眸子就像是一处深潭,叫人看不透。

     王丹凤见她深邃沉冷的眸子,心里一惊,忽的松开乔诗雨,乔诗雨冷着脸把手收了回来,“阿姨,我记得我以前说的很清楚,您和乔诗嫣的事情跟我无关,这次好像是您自己来找的我。”

     “以后你们爱怎么样,我都不会管,这样总行了吧。”乔诗雨活动了一下手腕,不动声色的说,她越来越习惯喜怒不形于色。

     “白眼狼!”王丹凤低声咒骂,冲着她就是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 她们还真是难伺候,管也不是,不管也不是,乔诗雨心里不禁冷哼,“您好好休息,祝您早日康复。”

     她淡淡的一句,结束两人的谈话。乔诗雨比谁都清楚,她出了这个门之后,王丹凤会怎么骂她。

     你不喜欢一个人,她连呼吸都是错,乔诗雨在王丹凤那里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 乔诗雨没有直接去见凌霄墨,她是先去了一趟洗手间,把火烫的小脸冰了冰,让那个巴掌印不那么明显,王丹凤下手一向很辣,尤其对她。

     “怎么样,她同意让乔诗嫣继续戒毒了吗?”梁恩哲上来就问,凌霄墨顺势搂过她,把梁恩哲挡在一边。

     乔诗雨无可奈何的耸耸肩,梁恩哲轻叹一声,“果然,现在好了,前功尽弃,以后那丫头肯定会玩的更疯,到时候……有她的苦头吃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也觉得无奈,但也没有办法,总不能强制乔诗嫣去做,那样只会适得其反,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呢。

     凌霄墨拥着乔诗雨,余光凝望着她微红的脸颊,心里疼得厉害,“走吧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 凌霄墨轻轻的拍了拍乔诗雨的肩膀,乔诗雨鼻子忽的一酸,眼睛里有什么东西急不可耐的想要掉下来,但她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始终微低着头,避开凌霄墨灼热的视线,回去的路上,她都没有说什么话,一如来时一样的沉默。

     “很疼吗?”凌霄墨温热的唇触到她微微有些烫的脸颊,她浑身禁不住一颤,回眸望着他,摇摇头,原来什么都瞒不过他。

     因为上次桂花糕事件,凌昊天将郑淑娴送进医院,以修养的名义入院,有些事情还是作为秘密比较好。

     有了专业的人看护,小方俨然成了乔诗雨的贴身保姆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已经逐渐开始接手掌管凌家的大小适宜,处事落落大方,干净利落,很有当家主母的范儿,这也让凌震他们放心。

     乔诗嫣自杀未遂也已经过了两个多星期,乔诗雨派人问过,乔诗嫣早就已经出院了,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,反正她是没有接到王丹凤的电话。

     想想应该也没什么事,毕竟乔诗嫣也已经恢复的差不多,只要不主动碰毒品不会有什么事,但乔诗雨显然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 她使劲的揉了揉太阳穴,今天早上起来到现在她头一直很疼,胃里也有些难受,总是想吐,恐怕又是着凉了。

     中午睡了一会也没什么用,害的她不时蹙眉。

     “少奶奶,头还疼呢?”小方在乔诗雨面前放下一碟点心,不无担心的望着她,轻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“没什么,不用担心。”乔诗雨无所谓的笑笑,根本没把这些放在心上,她觉得她这些病都是闲出来的,所谓富贵病不过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 “少奶奶,有客人要见您,在楼下等着呢。”房门外传来佣人的声音,乔诗雨眉头微锁,有客人还是她乔诗雨的客人?

     “是要见我吗?”乔诗雨低声问了一句,佣人的回答的掷地有声,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 “少奶奶快下去吧。”小方舒心一笑,看着乔诗雨不是睡觉就是发呆也不是那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 “好,走吧,去接客!”乔诗雨坏笑了一下,小方一听,这又不是什么好话,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,这话要让凌霄墨听到恐怕又要闹了。

     乔诗雨远远的就见到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,那妖娆的身段,她一下子就猜到是谁了,费莎莎,费大小姐。

    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乔诗雨总有一种感觉就是她跟费莎莎也许会成为很好的朋友,但这种感觉又不是很确定,因为费莎莎实在是太叫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 “费小姐!”乔诗雨紧步上前,很快便立在费莎莎面前。

     费莎莎一身紫色套装,她似乎很喜欢紫色,宽大的墨镜几乎遮住了她整张脸,费莎莎嘴角扬起一丝笑,“好久不见,凌少奶奶。”

     的确是好久不见,上次她们见面还是因为乔诗嫣,那时候的费莎莎可是一点面子都没给他们留。

     小方立在一旁,小心翼翼的看着,不时的看一眼乔诗雨。

     “好久不见。”乔诗雨也搞不清楚,费莎莎是敌是友,她感觉她是朋友,但事实上她做的都是敌人才做的事情,这让乔诗雨迷惑不解,但也没有多少**去了解。

     “走吧,我带你去看戏,保证你以前没看过。”费莎莎上前一步,不由分说的勾住乔诗雨的胳膊,乔诗雨不禁一怔,等到她回过神,费莎莎就已经准备走了。

     “看戏?”乔诗雨话还没说完,费莎莎就拉着她走出好远,小方一旁看着不时的露出惊讶的神色。

     费莎莎猩红的唇微微一颤,点点头,顺势将乔诗雨塞进车了,乔诗雨也没有多想什么,冲着小方挥挥手,小方虽然疑惑见乔诗雨答应,她也只能眼睁睁的望着费莎莎把车开走。

     “朋友之间是不是都会这样?”费莎莎一边开着车,一边发问,乔诗雨还在思索她说的话,被她这么一问有些发怔。

     “什么?”乔诗雨下意识的反问,她什么意思?

     “朋友之间是不是都会这样,一起看戏,逛街,聊男人?”费莎莎抿了抿唇,使得她涂的猩红的唇越发的红,乔诗雨也不觉得夸张反而觉得挺适合费莎莎这样的女人,精明能干,浑身透着一股子硬气。

     “会吧……”乔诗雨回答的有些不确定,说实话,她也没什么朋友,她高中的时候就开始打工,王丹凤也不允许她把同学带家里来玩,她根本没时间交朋友。

     “会吧?”费莎莎空出一只手把墨镜摘了下来,她依旧是一脸浓妆,看上去显得很是妖娆,“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乔诗雨仔细的想了想,摇摇头,费莎莎似乎有些失望,但很快这种失望被另一种情绪代替,“我以为你这种人应该有很多朋友呢。”

     费莎莎说着话,嘴角飞起一抹笑来,看来这世界上没朋友的不只是她一个。

     “那你呢?你知道吗?”乔诗雨反唇相讥,费莎莎斜睨了她一眼,这小妮子还真是很聪明。

     “以我的辈分和年纪算是你的长辈了,你就这样跟长辈说话吗?”费莎莎故作一本正经的说道,乔诗雨蓦地一笑,被‘长辈’这个字眼给逗笑了。

     “我们两个……”费莎莎紧接着说,回眸看着乔诗雨,不咸不淡的说出一句,“我们两个也算是忘年之交了吧。”

     她话音未落,两个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 两人笑了好一会,乔诗雨才问道,“忘年之交,我们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 “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费莎莎卖起关子来,心里一点也不觉得堵得慌了,忘年之交,她心里默念这几个字,心思深处升腾出一股子温暖来,把她吓了一跳,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由得一颤。

     “不过我先提醒你,你那个什么妹妹又跟卓少风纠缠在一起了。”费莎莎收起心思,淡淡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乔诗雨面无表情的听着,心下已经是波涛汹涌,但也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 “但你放心,卓少风最近老实得很,只能看不能吃。”费莎莎嘴角忽的上扬,冷笑出声,乔诗雨若有所思,直到费莎莎把车停下来。

     还是那家会所,乔诗雨蹙眉,费莎莎摘下墨镜,又从车里拿出个帽子一并丢给乔诗雨,见乔诗雨发怔,费莎莎淡淡一句,“不想被发现就带上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先是一怔,转念一想,也对,她现在是凌霄墨的老婆,低调一点没错,她收拾好便跟着费莎莎下了车。

 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就见两个人瘫坐在那里,狼狈不堪,乔诗雨走近一瞧,愣在原地,不是别人,是乔诗嫣还有王丹凤。

     “卓少风,你给我女儿一个说法,你坏了我女儿的身子,你给我们一个说法!”王丹凤嗓子已经喊哑了,听上去像是乌鸦在叫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