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4章 跳窗逃跑
    嗯?夏丽显然没明白方兰依的话,她什么意思?这方兰依不但不阻止她陷害乔诗雨,还鼓励她?要她继续?

     方兰依豁的一笑,抬起手来不无烦躁的按了按眉心,不耐烦道,“我跟你一样,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乔诗雨这么讨人厌的人存在呢?简直就是一大灾难,看着就心烦,让人实在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夏丽要还是不明白,那智商真的就叫人捉急了,“方总监?”夏丽抬头凝望着方兰依,“您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大胆去做,放心,我包你没事。”方兰依猛地在夏丽肩膀上拍了一下,下手虽然突然但力气却不大,却还是让夏丽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 夏丽瞪大了眼眸张望着方兰依,脸上尽是兴奋使劲的点头。她早就看乔诗雨不顺眼,因为她竟敢勾搭郭振明,否则郭振明也不会这么照顾她,处处想着她,为了乔诗雨他来拿看都不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 她虽然恼火,但公司里的人对乔诗雨大多都是信服的,有几个跟她八卦也只是为了凑凑热闹。

     况且以她的身份,她不能真的把她怎么样,顶多是逞一时口快。现在不同了,怎么说她也算是有组织有后台的人了。

     “您也放心,我一定不会要乔诗雨这个贱女人快活的。”夏丽经方兰依这么一点拨,心下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 方兰依点点头,得逞的笑,“以后就拜托你了,我会在郭总面前对你美言几句,改天约出来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 郭总?夏丽心下一热,郭振明是她的死穴,夏丽立刻激动的点头,“谢谢方总监,您人真好。”

     头一天,方兰依还算识趣也没跟乔诗雨找什么麻烦,这让乔诗雨稍稍松了一口气。坐上出租车,乔诗雨一路赶向凌霄墨的别墅,蓝湾。

     她得把东西拿回来,乔诗雨心里一遍遍的说道。努力说服自己,不是因为想要见到凌霄墨,只是拿回东西而已。

     立在别墅门外,抬头看去别墅一片幽黑,他不会没回来吧?乔诗雨犹豫良久,好容易才按了门铃,没人开门。

     她紧了紧黛眉,眉心处凝成一个结,娇俏的小脸面无表情,她心里乱糟糟的,怔怔的立在门前。

     挣扎了一会,她拨了凌霄墨的手机号,但迟迟没有打出去,手指在拨号键上面摩挲了好一会,就是下不了决心。

     “嘟嘟!”一阵汽笛声传来,乔诗雨下意识的后退,一辆黑色跑车缓缓地停在她身旁,等她回过神来,韩子学已经站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 “太太……”韩子学不无兴奋的望着乔诗雨,见她一脸阴云密布脸色便沉了沉,“您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勉强挤出一抹笑,赶紧点点头,见凌霄墨不在她先是松了一口气,而后就觉得莫名的失望,“我回来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说明来意,便抬眸望着韩子学,韩子学眉头皱了皱,转身把门打开,“太太,进去再说吧。”韩子学话说的淡淡的,却是掩不住的担心。

     他今天见到凌霄墨的时候,就觉得不对劲,脸色沉沉,一整天不说一句话,就坐在办公室里,玩命的工作。现在在看乔诗雨,他心里明白了七八分,这小两口闹矛盾了。

     乔诗雨跟着韩子学进去,脑海中一个劲浮现凌霄墨叫她滚出去的情景,弄得她小脸红红的,心里也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 不等韩子学说什么,乔诗雨淡淡道了一句,“我上去收拾,很快就下来。”说着就噌噌的上了楼,澄澈的眸子里浸着点点晶莹,好看是好看,只是看着就叫人心疼。

     她东西不多,一个行李箱搞定,但她动作很慢,小心翼翼仔仔细细,从今以后她就要离开这了,乔诗雨环顾四周,心下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擦,她不会真的对凌霄墨……乔诗雨摇摇头,不就是被扫地出门吗,又不是第一次,有什么大不了的,乔诗雨深呼了一口气,她是绝不会对凌霄墨这个霸道牛郎感兴趣的,最多……最多也是对他那什么感性趣。

     她觉得自己越来越感性了,这样不好,会变得脆弱的。乔诗雨晃了晃脑袋,眼睛忽的被放在一旁的垃圾桶吸引,嗯?怎么会?

     乔诗雨心下不由得疑惑,缓缓地靠近垃圾桶,是那本《简爱》。乔诗雨倏忽一怔,凌霄墨怎么把这书给扔了,她下意识的翻了一下,照片依旧好好的夹在书里,她这才松了一口气,心下稍安。

 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 乔诗雨实在不解,凌霄墨怎么会把自己母亲的照片给扔了?他不是很想念她的吗?乔诗雨心里头冒出越来越多的问号。

     她捏着照片心下暗自思忖,“太太?”韩子学立在门前,一眼就看到乔诗雨手上的照片,脸色忽的一沉,疾步走来,“太太,您怎么会?这照片……”

     乔诗雨不慌不忙的站起来,无可奈何的耸了耸肩膀,若有所思的望着韩子学,似乎希望从他知道些什么。

     “快收起来吧,首长看到要发火的。”韩子学不无紧张的说道,余光不时的瞄着门口的方向。

     嗯?乔诗雨越发不解,究竟是怎么回事?难道这照片不是凌霄墨的母亲郑淑怡,是他的初恋情人?

     不是吧……乔诗雨紧蹙着眉头,心下莫名的有些酸。

     “这是谁?”乔诗雨一把抓住韩子学的手,凝眸望着她,眸光犀利不容闪躲,韩子学蓦地一怔,竟被这么一个小女子给吓到了,“是谁?”见韩子学犹豫,乔诗雨沉着脸追问。

     韩子学被乔诗雨逼得没办法,支支吾吾道,“就是头一位凌夫人,首长的亲生母亲,郑淑怡。”

     果然是她,那为什么凌霄墨要把自己老妈的照片给扔了?而且提到她的时候,还发火叫她滚蛋,不行,她得弄清楚才行,否则白白受了凌霄墨的气。

     见乔诗雨一再追问,韩子学大概猜到了他们两个闹矛盾是因为这照片,“我跟了首长四年了,前两年他都是很珍惜这本书还有着这照片,经常会拿出来看看,但后来……不知道怎么的,首长就不再看了,而且每次看到都要发火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听的一头雾水,但至少弄明白了,凌霄墨冲她发的那股子野火是因为这照片,因为她妈妈。

     忽然楼下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,韩子学忽的一怔,一脸“是首长回来了,太太我们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 乔诗雨赶紧摇头,她可是被凌霄墨赶出去的,这怎么也算是擅闯民宅。到时候再被他给撵出去一回,她好歹也是一个女人,哪里经得起没脸没皮的折腾,最怕的是他被她给丢到禁闭室的一堆蛇里面去。

     “你赶快下去,不要告诉他我回来了。”乔诗雨跟韩子学交代了一句,眸眼盯着窗口的位置。

     韩子学蓦地一怔,愣在那里没有动静,乔诗雨看着着急,“你下去帮我挡着一会,我跳窗户走。”

     额……韩子学不敢相信的望着乔诗雨,拍电视剧呢?

     见韩子学没动静,乔诗雨把手里的书和照片往包里装好,托着行李就往窗口的方向跑,看的韩子学一怔一怔的。直到乔诗雨把行李透过窗户往楼下一扔,他才恍然醒过神来,她不是在开玩笑,她是玩真的?

     乔诗雨刚准备爬上窗户,就被一直有力的手给生生的拽了回来,乔诗雨脚下一滑径自摔倒那人的怀里,好闻的味道……乔诗雨忽的有些迷失。

     “首长!”韩子学双脚并立行了个标准的军礼,凝眸望着乔诗雨,示意她不要乱来,乔诗雨恍惚之中醒过神来,看着冲她挤眉弄眼的韩子学,又看了看面前的这个男人,该死,撞枪口上了。

     乔诗雨一骨碌从凌霄墨怀里滚了出来,喘着粗气瞪着凌霄墨,凌霄墨面无表情的睨了她一眼,转头望向韩子学,“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韩子学稍稍有些犹豫,这气氛这么紧张,他这一走,不会出事吧?

 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走。”乔诗雨忙不迭的要追上去,凌霄墨一把勾过她的脖子,将她扯进自己怀里,“放开……”乔诗雨挣扎,被他灰溜溜的赶走心里本来就窝着火呢,现在被拦着,乔诗雨自是更恼。

     “回去。”凌霄墨再一次冷冷道,俊逸的脸散发着骇人的凉意,让人退避三舍不敢靠近,韩子学不敢再耽搁,立刻答应一声,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 乔诗雨眼睁睁的望着韩子学远去的身影,心下一阵惶恐,“凌霄墨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你说呢。”凌霄墨淡淡道,紧紧地箍住乔诗雨,让她挣扎无用,白白浪费了力气,“你说我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凌霄墨语气淡淡的,带着些冷冽的味道,还有点点的愤怒。不等乔诗雨弄清楚他这话里的成分,她直觉浑身一轻,整个人被扔到床上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心下猛地一紧,他不会是……

     “凌霄墨!”乔诗雨挣扎着起来,却又被凌霄墨轻而易举按住,她极力扭动着身子,一点用处都没有,倒是把自己累的气喘吁吁,“凌霄墨,是你叫我滚的……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 乔诗雨冷声吼道,满满的怒意还有……委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