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5章 银行遇劫匪
    她刚刚坐下,银行大厅里警铃大作,乔诗雨黛眉微蹙,她下意识的回头只见一个砖头丢在地面上,所有人都蓦地怔住了。

     一个头套丝袜,一手端着枪一手还拿着板砖的男人冲了进来,随后几个同样装备的男人也跟着进来。板砖?要抢劫也不弄点好点的装备,乔诗雨嘴角一弯,不由得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 “谁在笑!”歹徒瞬间被激怒了,一把抓起早就跌坐在地上的郑淑娴,郑淑娴养尊处优惯了哪里讲过这样的场面,眼看着吓尿了。

     乔诗雨赶紧蹲下,本来还想甩郑淑娴一脸钱来教训教训她,但恶人自有恶人磨,这几个劫匪就够她喝一壶的了。

     “是你在笑?”一个歹徒怒吼一声,乔诗雨隔着一段路也能闻到他们身上浓浓的酒气,抢劫还要喝酒壮胆,看来这几个家伙是生手,头上的丝袜也带的歪七扭八,还用的是劣质丝袜都抽丝了,乔诗雨心中淡淡道,审视的打量了一眼那几个劫匪。

     郑淑娴尖叫一声,乔诗雨看得到她在颤抖,“不是的……不是我,你们放过我,我有钱,我给你们钱!”郑淑娴语无伦次,盘的精致的头发也在挣扎之中松散了下来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 乔诗雨眉头一皱,这郑淑娴有点常识好不好,这是抢银行又不是绑票。

     她最近是不是犯小人,先是招了人家凌家太子爷,又惹了方家大小姐,这西太后郑淑娴也来找茬,看来她得找个大师转转运了。

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郑淑娴这话惹得几个劫匪一通大笑,“有钱?老子今天就是来抢钱的。”说着把板砖往地上一摔,银行里人顿时小声惊呼,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 “开保险柜,把钱拿出来,快,再磨叽小心老子拿枪崩了你!”一个劫匪耐不住性子直接拿板砖往前台一拍,那股子嚣张气焰看着让乔诗雨心头不舒服,但说实话她自己也被吓到了,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看到抢银行的。

     她乖乖的蹲在那里,尽量不惹人注意,余光却一直瞄着一直被歹徒拽着的郑淑娴,她此刻面如土黄,唇角哆哆嗦嗦的抖个不停,“放了我,我有钱,我给你们钱……”

     郑淑娴絮絮叨叨没个完,一直以来别人面前端庄优雅的凌家女主人形象算是毁的彻彻底底的。

     “臭娘们!”不知这劫匪是不是被郑淑娴给说的不耐烦了,“啪”的一巴掌摔在郑淑娴脸上,郑淑娴忽的闭了嘴,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劫匪,“有钱了不起,**的,一板砖拍死你,贱货!”

     额……

     乔诗雨心里竟有种暗舒服的感觉,这郑淑娴就是欠教训。

     “不要!”郑淑娴嚎啕大哭起来,情绪已经崩溃,乔诗雨心下不由得有些担心,她毕竟是凌家的人,虽然很招人厌,但……

     “再哭!”“啪”劫匪不由分说又是一巴掌,随后提起郑淑娴往地上猛地一摔,郑淑娴“砰”的一声跌坐在地上,摔得不轻。

     郑淑娴呜呜咽咽,哭个不停,那劫匪又是一脚踹上去,“臭娘们!哭个毛,再哭老子操了你!”劫匪拿枪狠狠的往郑淑娴的背上狠狠的杵了杵,她精致的定制衬衫被折腾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 其他几个歹徒忙着装钱听到这话,他们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 冰冷的枪口往她太阳穴上一杵,郑淑娴就蒙了,额……从乔诗雨这个角度,正好看到郑淑娴黑色西裤裆部的位置浸湿一片,她……

     好在是黑色的……乔诗雨不知觉的站了起来,抬脚朝郑淑娴的方向走过去,“喂!你干什么!”乔诗雨刚一起身一个劫匪就快步上前一把抓住她。

     乔诗雨这才反应过来,她这时候再想低调就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!”男人一副穷凶极恶的模样,狠狠的勒住乔诗雨的脖子,“想逃?我看你是找死吧你!”说着,枪口便死死地抵住她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 咦?那枪口……不如想像中那么冰凉。

     “你想死……”男人恶狠狠道,几个劫匪顺势望了过来,银行里鸦雀无声,安静的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 “砰!”忽的一声枪响,银行里一阵尖叫,乔诗雨也被吓得浑身一个激灵,颤抖着说不出话来,随后就听到一个劲朗的声音,一个矫健的身影映入眼帘,“你们已经被包围了,马上放了人质!”

     是他……

     乔诗雨心头猛地一颤,嘴角竟不由自主的映出一抹笑来。

     凌霄墨手中握着一把黑色手枪,一身军绿色劲装,脚下穿着一双棕色短靴,因为戴着军帽子的缘故,看不清楚他的脸,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。

     他的身材高大,人立在那,她悄然觉得自己也被他的气势保护住了。

     凌霄墨握着枪枪口直指抓着乔诗雨的歹徒,脸色沉沉,竟然有人敢动他的女人。乔诗雨盯着凌霄墨,原本虽惊惧但依然笃定的眸子里蓦地噙满泪水,怎么就感觉那么委屈,恨不得一头扎进他怀里去。

     凌霄墨星眸闪烁,眼神一刻也不曾离开乔诗雨,心里头那叫一个心疼,这个女人是笨蛋吗?居然能被歹徒抓来当作人质。

     “你们都不要动,再过来我杀了这女人!”那歹徒没想到警察这么快赶到,还好手里抓着一个,几个歹徒迅速抱团,一手端着枪一手提着装满钱的袋子。

     “你们不要轻举妄动,你们逃不掉的,放了人质,还有一线生机。”凌霄墨冷冷道,眸光焦灼的凝视乔诗雨。

     乔诗雨紧咬了一下唇,暗地里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“霄墨,霄墨救我,我是娴姨!”郑淑娴显然也认出了凌霄墨,吵嚷着大喊,挣扎着要往凌霄墨那边跑过去。

     靠,这郑淑娴也太破坏气氛了!

     歹徒一见到郑淑娴认识凌霄墨,脸上划过一抹冷笑,快步上前连拖带拽的把郑淑娴弄了过来。

     “啊!”郑淑娴崩溃大叫,叫的整个银行里的人心都惶惶的。

     “认识的?好啊!”歹徒狠狠道了一句,“马上给我们准备车,放我们出去,否则,我一枪崩了她!”

     “不要,不要……她……”郑淑娴抬手一指乔诗雨,“她,她是他老婆,是他老婆,你们抓她,你们抓她!”

     歹徒显然是有些发蒙,虽然没怎么搞清楚状况,但还是紧紧地勒住乔诗雨不放手,这个郑淑娴还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。

     “老婆?哈哈哈,好啊,今天我们运气真好。我就让你们到坟堆里一家亲!”歹徒话音未落,猛地拿枪对着乔诗雨。

     该死!乔诗雨暗暗地咬了咬牙,她眼波流转,蓦地划过一丝狡黠,“老公,你别管我,你马上走……”乔诗雨忽然大喊一声,眉眼间分明带着几分妩媚。

     嗯?

     不只是凌霄墨,整个银行的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 “对不起,是我不听你的话,没事乱跑,居然碰到了劫匪,世风日下。”乔诗雨呜咽着,竟也飙出几滴泪来,“我们刚刚结婚,我就要离你而去,让你一个人独守空房,夜夜寂寞难耐……”

     这话听起来怎么越来越不对劲呢?一秒钟从琼瑶变岛国动作片。

     凌霄墨唇角微微一颤,这个女人又开始了……

     “对不起,老公。”乔诗雨哭的梨花带雨,把几个歹徒都给哭怔住了,这是唱的哪一出啊?

     “不过,老公,你放心,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。我已经给你买了高仿真的实体娃娃,是你喜欢的可爱型的,就放在家里的大衣柜里,你要是有需要的时候就拿出来用……”乔诗雨越说越嗨,表面上梨花带雨,心里头嗨得不行。

     凌霄墨脸色越发沉沉,这个口无遮拦的女人,简直是……信不信,明天就把你操的下不了床!

     “老公,你一定要拿来用哦,你要是实在忍不住就出去找女人,不过一定要记住带套套,你那个不带套套的毛病一定要改!”乔诗雨微微低着头,娇俏的小脸哭的红扑扑,却一点狼狈没有,反而是怪好看的,“老公,你一定要性福……”她着重的咬了咬“性”那个字,凌霄墨心下蓦地一颤,被这个小妖精给摆了一道。

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凌霄墨话哽在喉咙里,很不舒服,回去他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 “老公……”凌霄墨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乔诗雨给打断了,这是独角戏,她是角,凌霄墨他们通通都是跑龙套的。

     乔诗雨装模作样的擦了擦眼角的泪,“娴姨给了我一百万,说是要我离开你,我配不上你们有钱人!那一百万我不要了,都留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 干!乔诗雨这女人还有完没完?

     她很聪明,不动声色的就把郑淑娴拿钱打发她的事情说了出来,叫她忍气吞声?你以为乔诗雨是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么?

     “妈蛋,操,有钱了不起啊!”这几个歹徒显然有几分仇富心理,其中一个抬起一脚踹在郑淑娴身上,“一百万!我甩你一脸一百万!”

     话音未落,他就把包里面的钱倒在郑淑娴身上,郑淑娴呜咽却也不敢说话,没想到这几个歹徒居然帮乔诗雨实现了甩郑淑娴一脸一百万的愿望,不虚此行啊。

     乔诗雨那叫一个舒服啊,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,谁叫凌霄墨这个家伙在床上老是把她折腾个没完,那郑淑娴又拿钱吊着她玩。她又不是猴,是猴也不能让人耍,猴,是要大闹天宫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