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6章 老公的教训
    几个歹徒听的一愣一愣的,嘴巴张的大大的,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,乔诗雨余光扫了一眼勒住她脖子的歹徒,谁都没注意到她眼底划过一抹冷厉。

     她趁着歹徒被她弄得心烦意乱,一把掰过那人的手腕,狠狠的一弯,顺势把枪夺了过来,不等他反应随即抬起脚一脚踹在那人的要害,歹徒痛极倒地。

     她紧握住枪,诱人的唇角微扬,枪口朝着郑淑娴的方向麻利的扣动了扳机……

     “不要!”郑淑娴看着对准自己的枪口,尖叫一声,乔诗雨坏坏一笑,扣动扳机,一股水猛地刺了出来,喷了郑淑娴一脸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 郑淑娴眼前一黑,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 几个歹徒都愣在那里,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等他们反应过来他们已经被凌霄墨的手下给按住了。

     居然是假枪!

     所有人顿时有种被耍了感觉,乔诗雨一早就看出来枪不对劲了,这些劫匪也不是真心抢劫,纯粹就是闲的蛋疼。

     乔诗雨狡黠的笑,不等她反应,凌霄墨一把把她捞进怀里,瞥了一眼晕倒在地上的郑淑娴,冷冷的抛出一句,“叫救护车,收队!”

     话音未落,他就拥着乔诗雨一路向前。

     几个同事大眼瞪小眼,嘴角都止不住的露出一抹笑来,看来他们的上校大人是遇上对手了。

     “喂……”乔诗雨不时的回头看一眼郑淑娴,心里竟有些不自在,她只是想吓吓她,谁叫她关键时候把她给卖了的,卖了还没卖出个好出来,“你不管她了?”

     “走!”凌霄墨不咸不淡的道了一个字,一把将乔诗雨塞进车里,一路风驰电掣往家里赶,恨不得马上就扑上家里那张床,好好的把她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 乔诗雨试图说点什么,触到凌霄墨那森冷的眸眼她就说不下去了,他怎么了?不是生气她吓唬郑淑娴吧?

     想到这,她心头不禁布满阴霾,他是不喜欢郑淑娴,但毕竟她也是他的姨妈,还是他现在名义上的后妈,她让她当众出丑,是有点……

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乔诗雨吸了吸鼻子,两只小手纠缠在一起,澄澈迷离的眸子流转着多情,“我只是想教训教训娴姨,我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 她磨磨唧唧的说了一堆,凌霄墨是一点反映都没有,乔诗雨从她角度望过去,正好看到他平顺的唇角,没有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干咳两声,继续道,“我是过分了点,但那只是假枪而已,不会有事的。”乔诗雨克制的说,唇角倏忽颤动,性感撩人。

     一个漂亮的甩尾,车子停在了别墅外,凌霄墨冷着脸把乔诗雨拽了出来,托着就往房子走,“别……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你!”凌霄墨沉着脸抛出这一个字来,嗯?乔诗雨眨巴了一下迷人的眼眸,不无疑惑的盯着凌霄墨那俊逸的脸庞,他已经把帽子摘了下来,正好看到棱角分明的五官,高挺的鼻子,还有那……嗯……性感到让人蠢蠢欲动的唇。

     真想……

     该死,乔诗雨猛地扬手拍了拍脑袋,什么时候了她还在想这些事情,果然还是做处女省心啊。

     乔诗雨撇撇嘴,黛眉一点一点的蹙起来,身下竟不由自主的温热起来,她蓦地抬眸盯着凌霄墨,忍了忍想要扑上去压倒他的心思,“你放心,你娴姨不会有事的,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 乔诗雨只因为凌霄墨是怪她拿枪指着郑淑娴把那她吓晕过去的事情,挣扎了几下叫凌霄墨放过她。

     凌霄墨轻哼一声,紧紧地拽住乔诗雨的手不放,她越是挣扎他握的越是用力,乔诗雨紧蹙着眉头,“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爱!”凌霄墨又是稳稳地抛出一句,嘴角闪过一丝狡猾。

     嗯?

     干……你?

     做……爱?

     乔诗雨心下一颤,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 不等她反应过来,凌霄墨一把将她横抱起来,蹭蹭的往二楼的卧房走去,乔诗雨小脸涨的通红,她抬起手狠狠的给了凌霄墨一拳,“喂,凌霄墨,你流氓!”

     “我今天还就要把你流氓了!”凌霄墨大步流星,砰的一声把房间门关上,顺势把乔诗雨往床上一抛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动作迅速的从床上爬起来,喘着粗气,“凌霄墨,这是大白天好不好,你……”乔诗雨麻利站到地上,找机会要跑,她可不想大白天的又被凌霄墨弄得腰酸背疼,站都站不稳。

 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 凌霄墨探手去脱身上的军装,他身材很好,瘦却有肌肉,浑身的每一个部分都充满着让人欲罢不能的力量,尤其是……那个地方……

     乔诗雨忍不住咽了咽口水,心里不由得暗骂自己好色,不知不觉得就被凌霄墨弄的欲求不满。

     不过,的确凌霄墨那个地方很給劲啊,否则她也不会每每都被弄得下不了床,走路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 “别,别脱!”乔诗雨红着脸叫了一声,明亮的眸子闪过一丝焦灼,她真怕自己禁不住诱惑啊。

     “不脱?”凌霄墨嘴角缓缓上扬,露出一抹魅惑迷人的笑,剑眉一点一点的皱起来,每一个动作都迷人得要命,怎么有这么能迷惑人的男人?简直就是妖精,狐狸精!

     两人面对面站着,凌霄墨立在那,身材高大挡住窗外的阳光,在乔诗雨身上投下一抹阴影,“你要制服诱惑吗?”

     额……

     他话音未落,乔诗雨就愣住了,她痴痴地盯着他那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,如鲠在喉,说不出话来,难以想象上帝是有多么偏爱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 “制服诱惑……”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把凌霄墨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,他穿军装的样子,真的是……好想扑上去。

     凌霄墨果然停下脱衣服,他踱步上前,步步紧逼,乔诗雨步步后退,眼看着就被挤到了墙角无路可退,“原来你喜欢这个……”凌霄墨忽的抬起手来,按在墙上,用整个身子罩住乔诗雨。

     “凌霄墨你……”伶牙俐齿的乔诗雨此刻在气势逼人的凌霄墨面前竟然说不出话来,她微低着头躲避着他浓黑的眸眼,“我刚刚才受过惊吓……不适宜剧烈运动……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 乔诗雨话说的吞吞吐吐,她干咳两声,下意识的屏住呼吸,但还是闻得到他身上好闻的味道,明明只是皂角味,却怎么有种让人忍不住飞蛾扑火的感觉。

     “受到惊吓?”凌霄墨蓦地冷笑,脸色沉了下来,“你也知道害怕吗?”凌霄墨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 “嗯,这个……”乔诗雨欲言又止,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躲开凌霄墨,这个混蛋浑身上下充满令人窒息的诱惑力。

     “刚刚都吓死我了,现在想想还后怕呢。”乔诗雨紧咬着下唇,抬起眸子楚楚可怜的望着凌霄墨,眼眸里掩着几丝春情,看得人春心荡漾。

     凌霄墨本来就是想教训教训她,这个不知道害怕,竟然敢上去夺枪,他睨了她一眼,哼了一声,“装!”

     嗯?乔诗雨小声的抽泣起来,余光打量着凌霄墨,“人家是真的很害怕呢,差点吓尿了都。”

     “吓尿?”凌霄墨低沉着眸子凝视着她,一把按住她的肩膀,乔诗雨浑身不自主的颤抖,怎么有种快感?

     该死……不是被他摸摸都不行了吧?乔诗雨暗地了咬了咬牙,凌霄墨缓缓地低下头,温热的呼吸落在她精致的脖颈上,痒痒的,他坏笑一下,“你倒是尿一个给我看看?”

     尿一个?这么重口味!

     “凌霄墨!”乔诗雨被凌霄墨弄得懊恼至极,小脸羞红一片,润的出水一样,凌霄墨喉咙里痒痒的,努力压抑着想要吃了她的冲动。

     严肃点,老公正在教训老婆呢。

     “你知道有多危险吗?”凌霄墨忽然道,声音沙哑魅惑至极,引得乔诗雨忍不住抬头去望他,嗯?

     凌霄墨缓缓地垂下眼睑,避开乔诗雨的眸光,嘴角闪过一丝不安,“你知道吗?”他声音沉了沉,压抑的火气终于上来了。

     他忽的握住乔诗雨的手,乔诗雨怔怔的忘记挣扎由着他握着,“那……那枪是假的……”乔诗雨不由自主的辩解道。

     气氛一下子小清新了很多,她有点不习惯,节奏跳跃的有点快。乔诗雨真怕凌霄墨下一句,我们不是说好做彼此的天使吗?

     “啊!”乔诗雨倏忽觉得脑门一凉,缓过神来,一把枪死死地抵在她额头上,乔诗雨心跳忽的静止一般,脑袋蒙蒙的。

     她只是吓唬了一下郑淑娴,这凌霄墨不是要杀她灭口吧?她虽然生无可恋,但也不想死啊,而且当死亡据你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,恐惧竟然是那么强烈,乔诗雨瞪大了眼眸盯着凌霄墨。

     他面色沉沉,没有任何表情,幽邃的眸光里也没有一丝涟漪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动也不敢动,身子僵硬的厉害,“你……”乔诗雨紧咬了咬唇,心脏都要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 他细长好看的手指,缓缓地扣动扳机,乔诗雨浑身的汗毛蹭的立起来。刚才那几个歹徒的枪是假的,但凌霄墨这个可是真家伙,他只要稍稍用力,她就……

     除了害怕,她什么也感觉不到,所有的感官感受到的只有恐惧,强烈巨大的恐惧笼罩着她,她身子不由得颤抖,努力想说些什么但什么也说不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