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3章 深入交流
    一番纠缠,两人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,好一会才缓过神来。凌霄墨一把抱住乔诗雨,她挣扎不得只能由他抱着自己,落到这个混蛋太子爷手里算她倒霉。

     “舒服吧!”凌霄墨狡猾的坏笑,趁乔诗雨不注意在她小嘴上亲了一口,“你老公的确很厉害。”凌霄墨手不老实的在乔诗雨身上摩挲,想起刚才她说自己是老公的时候,他唇角的笑越发的得意。

     乔诗雨狠狠的瞪了凌霄墨一眼,该死,刚才她太紧张了,竟然没发现是凌霄墨,白白的被他占了便宜不说,自己还少根筋说他是自己老公。

     现在,他可算是抓住自己的把柄了,凌霄墨邪魅一笑,使坏似的道了一句,“怎么样老婆,我们再来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别!”乔诗雨本想咒骂他,但一想到自己根本不是凌霄墨的对手,现在还是赶紧逃出去比较重要,“疼……”她楚楚可怜望了他一眼,澄澈的眸眼好像能够滴出水来,凌霄墨心下蓦地一颤,这女人,就是个妖精,勾人的妖精。

     乔诗雨见凌霄墨沉默,心下松了一口气,她根本不知道这里是哪里,就这么跟凌霄墨又激情了一番。

     她四下里望了一下,这才发现这里好像是别墅,她抬起手来手上依然被手铐铐住,她不无懊恼的按了按眉心,心里想着刚才飞机上的事情,不是说她携带危险物品吗?

     “还想逃吗?” 凌霄墨细长好看的手指划过她娇俏的小脸,声音低沉而邪魅,不容抗拒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心下一沉,豁的摇头,“都说了我不是逃跑……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是什么?”凌霄墨微眯着眼眸凝视着她,带着强大的压迫感,看的她小心肝不由得紧张起来,话也说的吞吞吐吐。

     “说!”凌霄墨性感的唇角微微上扬,手轻轻的撩拨着她的长发,上瘾似的,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干笑两声,心虚的躲开凌霄墨幽邃的眸子,心里那叫一个慌张,凌霄墨可是上校,她那点小心思他会不明白,她现在就是他的小宠物,逗着她玩呗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况且这小宠物还这么诱惑。

     凌霄墨睨了一眼乔诗雨,她小脸涨红,鼻尖渗出细密的汗珠来,那一双星眸娇滴滴叫人爱怜心疼的很。

     “出差!”乔诗雨憋了好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,她一向伶牙俐齿,怎么到凌霄墨这里就歇菜了呢,“出差,我是出差。”

     凌霄墨理解似的微微颔首,俊逸的面庞闪过一丝狡黠,眉峰微微挑起来,似笑非笑的盯着乔诗雨,这小妞一着急这口齿也不伶俐了,脑瓜反应也慢了,这么蹩脚的理由也能拿来凑数?

     乔诗雨使劲的点头,小鸡啄米似的,那叫一个情真意切。

     “嗯,出差,重要任务,我必须走,必须……”乔诗雨挣扎着坐起来,手上被手铐铐着动起来那叫一个为难。

     “真的!”乔诗雨加强了语气,楚楚可怜的望着凌霄墨,轻咳了两声,就差呜咽了:“凌少爷,您高抬贵手,我年纪轻不懂事,您就放过这一回吧,我一定要走,必须走……”

     凌霄墨身子微微斜倚在那,唇角淡淡的勾着,她说什么,他都无动于衷,等着看好戏的模样,装,你继续装!

     乔诗雨晃荡着还带着手铐的手,装模作样的抹了抹眼睛,好容易挤出点眼泪出来,“凌少爷,您就放过我吧,我穷人家的闺女,没见过世面,连茶叶蛋都吃不起,你就饶过我吧?好吗?”

     凌霄墨缓缓地坐起来,依然是凝着一双星眸盯着她瞧,就是不吭声,任由她一个人自导自演唱大戏。

     乔诗雨见凌霄墨不吭声,难道被她打动了?她心下暗暗地舒了一口气,看来这男人是吃软不吃硬,她死死地拽着被子遮住身子,细条的眉眼诱惑魅人,看的人心魂都忍不住颤动一番。

     “凌少爷?”乔诗雨试探的叫了一声,“凌少爷,我们公司好不容易拉了一个活,我必须要出这趟差,要不……您等我回来,我一定再找您。”

     “等你回来?”凌霄墨蓦地一笑,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来。

     “嗯,您放心,您还信不过我吗?”乔诗雨讨好的笑,小脸都快要笑僵了。她现在一门心思想要逃出去,其他她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 凌霄墨缓缓地抬起手,按了按眉心,沉着声音悠悠道,“信……信不过。”

     话音未落,凌霄墨便探过手,乔诗雨下意识的闪躲却还是被他逮住按在墙上,他温热的呼吸落在她脸上,她只觉得痒痒的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 她张张嘴还想要说什么,但话到了嘴边,不知怎么的就是说不出来了,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,“凌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女人很擅长拆穿谎言,但也很擅长说谎。”凌霄墨细长的手指捏住她精致的下巴,身子缓缓地靠近,带着强有势的压迫感,叫人捉急的很。

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乔诗雨脑瓜瞬时蒙掉,这家伙怎么软硬不吃,油盐不进啊?

     凌霄墨身子一点一点的凑过去,鼻腔里全是她好闻的味道,迷人而又奢侈,转瞬即逝,让人难以琢磨。不可否认,她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可人儿,否则,他堂堂凌太子爷也不会这么上赶着要她,而且,他要的不仅仅是人,还有心。

     中了她的邪,上了她的瘾,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 “我去洗澡,趁这个时间,你好好想想,以后要怎么把大爷我伺候高兴了。”凌霄墨忽的放开她,转过身子下了床,修长魅惑的身子在她眼中跳跃个不停,每一寸肌肉都长的恰到好处,真是不忍心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 乔诗雨身子紧紧地倚着墙,冰凉的触感让她心里也不禁一凉,要她乔诗雨伺候他?开什么玩笑!

     乔诗雨就那样怔怔的窝在那,眼睁睁的看着他走进浴室,不一会就响起了水声。乔诗雨心里是又怨又恨,简直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 她懊恼的咬咬唇,心里乱糟糟的没有任何章法。

     “不行!”她不能坐以待毙,乔诗雨深呼了一口气,给自己一点勇气,她得逃出去,落在这男人手里,她就完了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四处张望了一下,眼睛一下子就停在房间的阳台上,她可以……她好歹也是业余防狼毕业班毕业生呢,花拳绣腿她还是懂得一些的。想到这,她嘴角缓缓地上扬,浮现出一抹笑意来。

     瞧了一眼浴室的方向,里面水声不绝,他听该还要洗一会,趁这个时间,她可以逃,打定了注意,乔诗雨使劲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 四下里找了找,也没有发现手铐的钥匙,看来只能暂时带着这玩意了,一想到以后可能要亡命天涯,她就懊恼,怎么就点背惹上他了呢?

     好容易套上衣服,一头瀑布般的长发顺势落下,落在肩膀上,呈现出迷人的弧度来,把她的小脸映衬的越发的娇俏。

     她一边注意着浴室里的动静,一边向着阳台靠近,还要忍受着浑身的酸痛,该死的凌霄墨,她不自主的咬牙,强行忍了忍。

     “咦?怎么打不开?”乔诗雨使劲动了动门把手,试了几次也没把门打开,搞什么?锁上了?

     乔诗雨只顾着开门,全然忘了还在人家凌太子爷,这时候人家太子爷已经冲好了身子,倚着墙盯着她看呢。

     “怎么打不开!”乔诗雨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,这门还是不开,“该死,真是有什么样主人就有什么样的门,一样变态!”

     乔诗雨心里着急,忍不住拿脚踹了一下门,“门神,拜托给点面子吧!”乔诗雨小嘴微微开阖,小声嘀咕着,着急的连汗都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 “啪”经过她一通使劲加上各种求爷爷告奶奶,这门终于开了,她沉沉的出了一口气,只觉得浑身轻松,却没心思回头看一眼。

     “开了!”乔诗雨轻呼了一声,忽觉背后阴风阵阵,刚才只顾着开门没注意。

     她猛地回过头,就看到凌霄墨倚着墙斜立在那,唇角似有若无的勾着,透着那么一股子坏劲,但又有种说不出来的魅惑。

     额……

     乔诗雨整个人愣在那里,小嘴微张了半天也没挤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 “想跑?想跳楼?”凌霄墨淡淡的盯着乔诗雨,眼中闪烁着犀利的光,一脸的不以为然加鄙视,“跳吧,这里是二楼,死不了!你跳下去,我就让你走!”

     “你说的!”乔诗雨紧咬着唇,抛出这么一句,不等凌霄墨反应,小人一个箭步冲向阳台,凝眸往下望了一眼,小心脏“嗖”的悬了起来,即使是二楼,这跳下去也是找死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 “跳吧!最多摔个骨折,落个终身残疾,没事,勇敢的跳吧!”不知什么时候,凌霄墨人已经跟了上来,幽邃眸眼深处竟然沉着一抹紧张,她不会真跳吧?

     乔诗雨咽了咽口水,只是看了一眼楼下,她就有种说不出的眩晕感,她虽然活得不怎么样,但也不想死啊!

     不行,她不能死,她得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 乔诗雨不由得后退了几步,倔强的立在那,一动不动,表面上从了,心里面还在那叫着劲,人大多是怕死的,这也怨不得她,人家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小姑娘,不过是漂亮了点,诱人了点。

     见她半天没动静,凌霄墨得逞的笑,笑了尽是奸诈得意,看着就让人想要抽他一巴掌。凌霄墨一把将她扯过来,托着进了房间丢在了沙发上,刚想说点什么,门铃就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