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8章 他在我下面呢
    凌霄墨直接把电话挂断,他挂断便又是短信提示声,乔诗雨回眸望着凌霄墨,“是方兰依?”她深黑的眼眸中闪过狡猾。

     凌霄墨不以为然的微微颔首,顺势一把将乔诗雨揽入怀里,乔诗雨挣扎但却是被他抱的更紧,“是她……”

     “给我……”乔诗雨不由分说的从凌霄墨手里夺过手机来,凌霄墨也没有任何的反感由着她,看的一旁的韩子学心里是七上八下的,还从来没人敢从凌霄墨手里夺东西,这乔诗雨胆也太肥了。

     “霄墨,乔诗雨就是个贱人,我很爱你。”乔诗雨握着手机念着方兰依发来的信息,眼里尽是得意的笑。

     “什么?”凌霄墨剑眉缓缓地皱了起来,故作疑惑的望着乔诗雨,“说什么?”他瞥了一眼手机,淡淡道。

     “霄墨,乔诗雨就是个贱人,我很爱你。”乔诗雨抬眸望着凌霄墨重复了一遍短信的内容。

     凌霄墨摇摇头,似乎不满意,“再说一遍……”凌霄墨霸道的搂过乔诗雨的肩,看似冷冷的眼眸里分明掩着一丝笑。

     “霄墨,乔诗雨就是个贱人,我很爱你!”乔诗雨不无嫌弃的白了凌霄墨一眼,“你耳朵有毛病?”

     “不对,不是这样的,你再说一遍!”凌霄墨再次摇摇头,脸上挂着一丝焦灼,乔诗雨不禁纳闷,她又仔细看了一遍短信,没有漏掉什么。

     “霄墨,乔诗雨就是个贱人,我很爱你!”乔诗雨心里嘘了凌霄墨千万遍,但一想到他一个不高兴,她就有分分钟被他丢进监狱的可能,她只能是一忍再忍。

     “最后一句?”凌霄墨皱着眉,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 “我很爱你!”乔诗雨忍无可忍,凌霄墨这家伙是有病吧,一句话要她重复这么多遍,简直就是变态。

     “什么?”凌霄墨继续追问,似乎没有听清。

     乔诗雨真想对老天爷翻个白眼,怎么就弄出凌霄墨这样的?

     “我很爱你,我很爱你,我很爱你……听清楚没?”乔诗雨大声叫喊了几声,还好这里的别墅间隔的远,否则非得闹得人尽皆知不可,乔诗雨不无鄙夷的冷笑,心里很是窝火。

     凌霄墨满意的深呼一口气,沉沉的点头,“噢,我知道了。”说完便不无得意的朝房间里走去,立在一旁的韩子学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 额……

     哪里有点不对劲?

     等到她醒过神来,凌霄墨已经从头到脚得意了一遍了,“凌霄墨,你混蛋你!”乔诗雨一个箭步冲过去,想要给凌霄墨来个突袭。

     没想到,凌霄墨忽的转过身,她一头撞进他怀里,凌霄墨顺势把她抱紧,“都说我知道了,我知道你爱我,你很爱我……”凌霄墨不怀好意的坏笑,如果不是韩子学在这,他肯定要把她压在身下操翻她。

     乔诗雨奋力挣扎仍旧被他抱的死死地,她抬眸望到一旁韩子学,小子脸一下子就红了赶紧背过身去。

     “我才不爱你!”乔诗雨懊恼的叫嚷,挥起粉拳打在凌霄墨胸膛上,紧咬着唇恨恨道,“你不要胡说!”

     “你刚才自己说的……你说你很爱我,很爱我,很爱我……”凌霄墨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,语调是少有的轻柔,“子学,录下来了吗?”

     韩子学背对着他们,咳嗽了几声清了清嗓子,手里握着手机晃了晃,“报告首长,都已经录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 录下来了?

     乔诗雨不敢相信的望着韩子学手里的手机,怎么可能,“凌霄墨,你胡说什么,你不要以为你这样就能骗得了我,我才不信。”

     “子学……”凌霄墨紧搂着乔诗雨,凝眸看了一眼韩子学。

     韩子学立即双脚并拢,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“是,首长!”他话音未落,客厅里便传来一阵嘶吼,是她的声音没错……

     凌霄墨,你混蛋!乔诗雨不无愤恨的瞪着凌霄墨,这个家伙居然会……居然会把这种东西录下来。

     “以后你要是不乖,我就把这个放来听听……我想别人也会很喜欢听的吧。”凌霄墨唇角缓缓地勾起来,露出意味深长的笑。

     “晚上回来吃饭。”凌昊天的语气很是冷厉,听起来不怎么舒服想也知道是因为乔诗雨,郑淑娴肯定把什么都说了,不只是说了,还添油加醋,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 乔诗雨趴在车窗上,出神的望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,心里空落落的不是滋味,以后就真的被凌霄墨给套牢了?她有点不服气。

     凌霄墨剑眉一点一点的蹙起来,在眉心处纠结成一个好看的结,嘴角颤动几下,良久才道,“我今晚没空。”他声音沙哑沉冷,但仍然带着尊重和刻意的疏离,乔诗雨听了几句,猜想着应该是他凌霄墨的父亲,凌昊天,否则他不会这么客气。

     “必须回来,带上那个女人。”凌昊天低沉压抑道,连名字都直接省略了,不用说那个女人是乔诗雨。

     凌霄墨心下微微一沉,细长的手指摩挲着手机边缘,漫不经心道,“她也没空,您想知道什么问娴姨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凌霄墨!”凌昊天显然是怒了,当然了,他凌昊天的独生子凌霄墨领证结婚的消息,他还是从外人口中得知的,他能不火大吗?

     凌霄墨那边办完结婚证,凌昊天那头就接到民政局局长的电话,连说几声恭喜,他不恼才怪。

     他们父子俩关系淡漠,这是凌家上下知道的,但是连结婚也不通知一声就擅自为之,凌昊天心里肯定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 “就这样,再见。”凌霄墨不由分说的挂断了电话,他挂断电话又再次响了起来,凌昊天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,凌霄墨脸色倏忽一沉,开了车窗直接把手机扔了出去,连一声响都没听见,车已经开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 乔诗雨余光一直注视着凌霄墨,他做了些什么,她心里清楚的很,心下暗自深呼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凌霄墨做完这一切,伸出手将乔诗雨揽进怀里,乔诗雨条件反射的挣扎了两下,在凌霄墨的强势进攻下,她只好乖乖的倚在他怀里。还别说,还挺舒服的。

     他身上隐约透着薄薄的香气,闻着让人沉醉着迷,这绝对不是香水的味道,更像是他与生俱来。

     两人相偎相依,总让乔诗雨感觉有些尴尬,但也没有办法,谁叫这个凌太子爷喜欢。

     乔诗雨轻轻咳了一声,抬眸睨了一眼凌霄墨,他脸色沉沉,冷漠疏离,但搂着乔诗雨的手却很是用力,似乎想把她揉进怀里一样。

     沉默,沉默,无止尽的沉默……

     乔诗雨只觉得嗓子里像是有什么东西,忍不住想要咳嗽,也许是这车里的气氛安静到压抑的地步。

     她感觉得到,凌霄墨的心情很不好。

     “首长,凌夫人的电话……”前面开车的韩子学犹豫着转过头,有些不情愿的把手机递给凌霄墨,生怕他把他手机也给扔了。

     凌霄墨眸光冷厉的从韩子学身上划过,那小子讪笑了一下,“首长,您要不要接?”韩子学心跳如打鼓。

     不等凌霄墨反应,乔诗雨不动声色接过手机,凌霄墨跟韩子学都不由得一怔。乔诗雨不以为然,“您好,您是?”

     郑淑娴先是一怔,不过姜还是老的辣,她很快反应过来,尖利嗓音里夹杂着一丝冷厉,“叫霄墨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 “霄墨啊……”乔诗雨坏笑着睨了一眼凌霄墨,澄澄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狡黠,“霄墨现在没空,真是不好意思,有什么话您可以跟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,把电话给霄墨。”郑淑娴忍不住咒骂一句,这乔诗雨未免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。

     乔诗雨莞尔一笑,千娇百媚,风情尽在一颦一笑之间,甚是诱惑,看的凌霄墨身子蓦地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 乔诗雨轻轻的抿了抿嘴,一字一句道,“我……我是凌霄墨的老婆,乔诗雨。”她说的从容淡定,这本来就是事实尽管她自己也不愿意相信,但用这个事实来打击一下这嚣张的郑淑娴,也没有什么不可,乔诗雨可不是圣母。

     “霄墨在哪?把手机给他!”郑淑娴强压住怒火,她刚刚回去告状,没想到凌霄墨竟然把他老子的电话给挂了。

     “他啊……都说了霄墨没空了,他现在在人家下面呢,嗯……”乔诗雨紧抿了抿红唇,故作放荡的吟哦一声,这郑淑娴估计得气的脑门充血。

     “嗯……好厉害,霄墨……”乔诗雨这一声声把凌霄墨和韩子学都给怔住了,这女人搞什么?

     韩子学干咳了两声,他也是年少气盛,哪里见过这个?

     凌霄墨缓缓地抬起手,支着下巴,凝起眸子仔细的打量着乔诗雨,嘴角噙着一抹笑,得意?高兴?总之看起来还不错,一扫他原先脸上的阴霾。

     “不行了,不行了……”乔诗雨越发放肆,余光偷瞄着凌霄墨,见他唇角间的笑,她心里竟不由得放松。

     “你……不知羞耻!”郑淑娴刚要发火,乔诗雨就把电话给挂断了,动作迅速的把电池也给拆了然后把手机递还给韩子学。

     韩子学不无感激的看了乔诗雨一眼,他这个手机算是保住了,但他也不敢多看,小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,乔诗雨这个女人的确不简单。